《螃蟹爬上树》


书名: 螃蟹爬上树
出版社: 八方文化创作室
出版日期: 2009
出版社电话: 64665775
作品选读: 金老鼠与小锦锂

内容简介:

《螃蟹爬上树》收录了尤今22则“香气扑鼻”的散文。

大家都没有看过螃蟹爬上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全无可能性。实际上,烹饪的世界,就是一个“化一切不可能为可能”的世界、就是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世界。心,是有着无穷力量的,只要用心,即使是一块锈渍斑斑的铁,我们也能让它绽放出如虹般的璀璨亮光!

本着上述信念,尤今把她在人生道路上拾掇而得的饮食故事娓娓道出,让读者与她共同分享蕴藏在袅袅炊烟里的爱情、家情、亲情、国情和旅游情。

将文学与美食相互结合而镶嵌在“散文”这个美丽的框子里,是尤今创作生涯里一项全新的尝试;而在每则故事后面附上详尽的食谱,为的想借此抛砖引玉。

作品选读

金老鼠与小锦锂

尤今

其一:金老鼠

星期天,透过窗子温柔地洒进屋子里的阳光,薄薄的、亮亮的;轻俏的、静谧的,充满了悠闲自得的意味。

厨房的桌子上,高高地堆着一叠圆圆的饺子皮。

我将黑虾切丁,与绞碎了的猪肉拌和在一起,加入切碎的马蹄和大葱,又搀入少许糖、蚝油、胡椒粉、蛋黄等调味品,便意兴勃勃地动手包饺子了。

饺子皮裹了馅料之后,对折成半圆型,鼓鼓囊囊的、饱饱胀胀的,将它们一个一个轻轻地放入滚烫的油锅里,炸。饺子在热油里尽情歌唱,听着油锅里那“嗤嗤嗤嗤”的声音,真是非常幸福的感受。慢慢慢慢地,米色的饺子意气风发地转成了灿烂的金黄色,像是富贵福泰的元宝,又像是一个个笑得非常绚烂的大嘴巴,整间厨房,金光闪闪、笑意满溢。

当年才四岁的小女儿,坐在高脚椅子上,胖胖的小腿晃荡晃荡地摇来摆去;短短的颈项,伸得长长长长的,专注地看着锅内风光,小小的食指,在嘴里无意识地吮着、吮着。

我用长长的竹筷从油锅里将一锭锭“元宝”夹出来,女儿看着、看着,忽然快活地叫道:

“金老鼠,妈妈,金老鼠呀!”

我笑了起来,我眼中的元宝,竟是她的活宝;上下两代,各有所爱;从不同的角度看事情,竟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

她的两个哥哥,在油锅旁推推搡搡的,两双眼睛馋馋地延伸出四只无形的大手。

“金老鼠”一做便是一两百只,做好后,整整齐齐地叠放在纸盘里,让两个儿子做“食物大使”,分别送给对门的陈姓邻居、隔壁的赖姓邻居、角落头的王姓邻居。

对我而言,与人分享美食,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事,而这,也是我与邻居切磋厨艺的方式之一。我“抛砖引玉”的行动,引来了陈姓邻居的红糟鸡、赖姓邻居的客家酿豆腐、王姓邻居的糯米饭,将原本平淡单调的日子髹上了晶晶发亮的色彩。在送出食物与接收食品的一来一往间,我们与原本有着隔膜的邻居建立了和谐融洽的关系,而我的孩子呢,也充分地享受到睦邻的乐趣。

饺子皮薄而脆,随意一咬,金碎玉裂,香盈于嘴。馅料中的马蹄,清甜清甜的,化解了猪肉碎所带来的油腻感,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虾肉呢,又鲜又嫩,是馅料里的“钻石”。

每个炸饺子带给人的口感,是多元化的,是有层次的,是内涵丰富而耐人咀嚼的。

孩子满心欢喜,一个接一个地吃,餐桌上,响着一阙阙悦耳已极的“食物交响乐”,气氛和谐而又美好。

这饺子,肩负重任,是家里的“心情调剂品”。

记得有一回,孩子在校遇到不顺心的事,回家时,小小的脸庞,变成了长长的苦瓜。我说:“嗳,待会儿炸饺子给你吃!”只这么一句简单不过的话,便变魔术似地将苦瓜变成了哈密瓜。上学前,对他们说:“今晚有炸饺子啊!”就这么一句稀松平常的话,就将他们的心化成了箭,在放学钟声一响便速速飞向家门。

有时,小朋友到家里聚会,我也让“金老鼠”来凑热闹,将他们的童年髹得金光闪闪的。

此后多年,“金老鼠”一直是我家的“常客”。

非常喜欢它那种喜气洋洋的样子,它总在笑。

吃着炸饺子长大的孩子,因此都有着一颗快乐的心。

其二:小锦鲤

孩子慢慢慢慢地长大了,爱美意识萌生。

油,成了“窈窕”与“健美”的劲敌。

我从油锅里夹出来的金老鼠,他们避之唯恐不及。失宠的“金老鼠”,一无是用地闪着身上的油亮,寂寞而又无奈。

我劝食,他们罢吃;我脸长,他们脸黑;我脸黑,他们脸长。餐桌上的气氛,沉重得仿佛是以砖块砌成的。

忙忙碌碌地“洗手做羹汤”,图的不就是孩子的“努力加餐饭”吗?如今一场辛苦一场空,我对烹饪,渐渐失却兴趣。有时,青春期间的孩子回到家里,发现灶冷锅空,探头探脑地问:“妈妈,今晚吃什么?”我冷冷地答:“吃空气!”空气没有油脂、没有胆固醇,不具淀粉、不含糖分,最符合健康要求。

这个时期,亲子关系,降于冰点。

有一天傍晚,百无聊赖地蹲在池边喂锦鲤。斑斓绚烂的锦鲤,搅出了一池的五彩缤纷。喂着喂着,和女儿的一段对话忽然浮上脑际。我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养猫狗而养锦鲤吗?”我心中的答案是:猫狗会扰人清静而鱼儿却能在水中自寻乐子。万万没有想到,女儿竟然飞快答道:“因为您心情不好时可以随意把鱼儿捞上来煮了吃,养猫养狗便没有这个便利了。”想着想着,兀自笑出声来。

正惬意地看着心无城府的鱼儿忽而东忽而西地游来游去,脑子突然灵光一闪,嘿,既然孩子怕油,我为什么不变通一下,让油里的金老鼠游入水中,变成小锦鲤?

那个星期天,上菜市,买了一只老母鸡,去皮、去油;加入干贝、枸杞子、红枣,熬了好几个小时,成了一锅“情意绵绵”的高汤。

之后,放入一只只天真烂漫的小水饺。水饺一进入汤里,立刻便有了活泼的生命力,成了一只一只象牙色的小锦鲤,游弋生姿。

女儿一回家,我便双眉紧蹙地说:“今天心情不好,把锦鲤捞上来煮汤吃了。”她信以为真,满脸错愕。后来,看到汤里浮浮沉沉的水饺,错愕变惊喜。我说:“素色锦鲤,见过吗?”她欢欢喜喜地应:“没看过,大开眼界。”

在大开眼界的同时,她也大开口戒,把水饺吃得一干二净,又把鸡汤喝得点滴不剩。

小锦鲤从此快乐地游进了女儿的青春岁月里。

页面: 1 2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