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声满桃源》


书名: 笑声满桃源
出版社: SNP泛太平洋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3
作品选读: 给我捎一个金色的季节

内容简介:

散文集《笑声满桃源》,共分两辑。

第一辑《人间有爱》收了19篇以日常生活为基调的散文,主题是“爱”,本着“以我手写我心”的创作原则,尤今将自己真实无伪的感受明明白白地放在字里行间。她说:“当我们家徒四壁时,精神生活,绝对不能一贫如洗;更重要的是,我们心中那盏希望的灯,绝对不能熄灭。有了信念、有了期盼,加上努力、加上毅力,我们往往便可以将心中那个美丽的桃源化成具体的实景。”

第二辑《海市蜃楼》收录了15篇以国外为创作背景的散文,借着异国他乡的所见所闻,尤今写出了她的人生哲学。她说:“就算是海市蜃楼吧,也不必悲观地它看成是虚幻的画饼,而应该乐观地将它当作是鼓励自己勇往直前的一种打气的方式。”

作品选读:

给我捎一个金色的季节

尤今

已经10月下旬了,可我还没接到曼朱胡辛寄来的明信片。

自从去年(2000年)6月在巴基斯坦邂逅他之后,他便许下诺言,春夏秋冬四季更易交替之际,他一定会寄一张显示四季之美的明信片给我。惜言如金的他,总在每个季节伊始之际,把或绚烂或庄丽或浪漫或冷寂的美,托往还鱼雁千里迢迢地捎来给我,明信片上,歪歪斜斜的字体,盛满了他毫不矫饰而又绝对真诚的问候。今年9月,是金色的秋天,可是,曼朱胡辛的明信片却迟迟未到。然后,在报纸上、在电视上,天天看到群情汹涌的巴基斯坦、日日看到风起云涌的巴基斯坦;我印象里那张张善良淳朴的面孔,在旦夕之间,变得剑拔弩张、变得凶神恶煞。看着这群让我不复辩认的人,我一颗心,惨惨地淌泪。

是在巴基斯坦被誉为世外桃源的北部城市罕萨(HUNZA)认识他的。他在卡拉奇一所大学就读医科,六月假期,回返位于罕萨的家园,在他父亲开设的书店里帮忙。印巴战火加上因长期旱灾而引发的曼延性疾病,使这个美若仙境的地方游客寂寥。那两列沿着迤逦山势而建的店铺,门可罗雀。尽管如此,乐天知命的巴基斯坦人并不怨天尤人,更不穷凶极恶地把游客当作是砧板上的肥羊,反之,他们把游客当成是远道而来的朋友,待之以诚、飨之以情。

在那同时摆着手工艺品和书籍的店铺里,曼朱胡辛闲闲地坐在地毯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地上的羊皮鼓。头发剃光了,露出滑溜溜的头颅。浓眉底下深邃的黑眼珠闪着洞悉世情的湛湛亮光。知道我要买“孤独行星”的旅游书籍,他跃身而起,把书从书架抽出,我在翻阅时,他突然说道:

“有些游客在离开这里前把用过的书卖给我们,约等于新书的四份之一的价格,反正只用作参考而已,没有收藏的价值,你又何必买全新的呢?”

觉得他言之成理,当即点头,欢欢喜喜地买下一本半点儿也不旧的二手书。接着,我溜览店内的手工艺品,看中了一个精雕细琢的烟灰缸,以阿富汗盛产的矿石制成,湛蓝色的,旁边饰以水晶花,庄重、俏丽、典雅、别致,一看便喜欢。他要价1200卢比(约合新币40元),嫌贵,削价,他摇首说道:“这是我自己设计的,仅此一个,绝不二价。”说着,温柔的笑意闪进了眼里,“实际上,卖不出,放着自己欣赏,也是一种乐趣呢!”虽然我爱不释手,然而,想到带着重量不轻的它跋山涉水的舟车劳顿,便自行打消了购买它的念头。

这时,有人进来,手上拿了一根笛子,两人交谈,谈了好一阵子,等他在地毯坐下后,我才好奇地问曼朱胡辛,他们用的是什么语言,曼朱胡辛说:“土语。在罕萨,我们共有七种不同的土语。”顿了顿,又别有深意地说,“许多时候,不同的语言可以兼容并蓄,人却不能。”

他的朋友,将笛子凑在嘴边,悠悠地吹了起来,曼朱胡辛伸手击鼓,沉实的鼓声和轻俏的笛声毫不协调但又无比奇妙地结合在一起,苍凉而又凄冷地响在这个群山环绕而不问世事的人间净土里。

住在罕萨,啥也不做、啥也不想,每天只是闲闲地坐在旅舍的天台上,看周遭那一幅一幅就算是绝佳画家也绘不出来的天然景致,便是一种无言的大享受了。每天饭后,去散步。行经书店,曼朱胡辛总诚挚地邀我进去小坐,谈谈。我们就坐在地毯上,天南地北,那种没有目的、没有心机、没有藩篱、没有隔阂的交谈方式让我觉得十分舒畅。

一日,他建议:“想不想到GULMIT去玩玩?大自然在那儿留下了神迹。”一听,双目便发亮。GULMIT一日游,市价是1800卢比(约合新币60)元,而他,只收半价,根据他的说法是:当作带朋友去玩玩。

次日一早,便坐了吉甫车到GULMIT去。那地方,果然具有勾人魂魄般的美。飞流的瀑布、似镜的湖泊、凝脂般的冰川,处处都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

在一道潺潺的小河旁边蹲了下来。小河的水,不是清澈见底的,反之,灰蒙蒙的,看起来十分浑浊。他以双手掬水,喝。喝了之后,再以水抹脸,整张脸,水亮水亮的。

“你们也喝一点吧?”他说:“罕萨人长命,主要就是靠雪山流下来的这些不含杂质而矿产含量丰富的水。”

我看着遥遥与我们想对的雪山,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似曾相识的景致,忍不住冲口而出:

“这里的景色,和克什米尔倒有几分相像呢!”

“克什米尔!”他应,原本澄亮的眸子突然迅速地蒙上了忧伤,“那原是超尘绝俗的一个好地方,它是属于全人类的,可是,人们狭隘的私心和愚昧的贪婪却把它转化为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

克什米尔是巴基斯坦人心上一个碰触不得的伤口,一提起来,便有没完没了的话题──有者认为它该隶属巴基斯坦,有者却主张让它成为自治区,各执一词,莫衷一是。现在,曼朱胡辛却大胆而无私地提出了一个全新的看法:它是属于全人类的。

“我痛恨战争。”曼朱胡辛说,额上有青筋痛苦地蜿蜒:“有时,我觉得昌明的医术是人类的讽刺,它医治得了身体的各种奇难杂症,却对人类性格里的各种毛病束手无策。”

(九一一事件发生后,想起曼朱胡辛言简意赅的这一番话,心里有一种针戮般的痛楚)。

那日,尽兴而归后,曼朱胡辛送我们回旅舍,想到次日一早便要离开了,詹将一只备用的手表送了给他,他推辞不果,道谢不已。次日,天色才蒙蒙发亮,他便来了,带来了一条精致漂亮的手制项链和一条真皮腰带,送给我们,完完全全展示了巴基斯坦人待人以诚的性格。上车后,与他挥手道别,他突然伸手抓住了车窗,说:“等!等等!”飞快地从皮包里抽出了一张照片,递了给我,说:“送给你!”照片里的他,有着一头浓密的黑发,还有两撇八字须,英气爽飒,非常好看。他说:“等我的明信片,一更换季节,我便会寄上!”

现在,已是十月下旬了,还未收到属于秋天那张明信片。

啊,曼朱胡辛,别来无恙吗?

我在等,等待明信片给我捎来一个金色的季节。

取自散文集《笑声满桃源》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