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有盏灯》


书名: 我心中有盏灯
出版社: 新亚出版社
出版日期: 1991
作品选读: 有两个家乡的男人

内容简介:

尤今把“真善美”奉为抒写散文的金科玉律,每当她的心湖被情感的浪涛汹涌澎湃地击打着时,她便毫不隐瞒地将她的笑痕与泪影涂抹在稿纸上。本书收录了27篇散文,她的快乐和悲哀、骄傲和委曲、得意和失意,全都一一现形;还有,她的良师、她的益友、她的家人、她的亲属,也一一登场。

作品选读

有两个家乡的男人

尤今

是被屹立于路边那个鲜丽的木牌吸引而把车子停下来的。

木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手制精美瑞士木雕玩具”。

这里,是蓝布卡(NAMBUCCA)。蓝布卡是澳洲中部以北一个风景绝佳的小镇。

我们按照木牌上的指示,沿着一条狭窄的山路把车子驾进去。一幢可爱绝顶的小木屋,懒洋洋地伏卧在矮矮的山头上。屋顶是褐色的,屋身髹了甜甜的奶油色。屋外,丰满的、鲜艳的、娇丽的茶花,处处绽放。由小丘向外眺望,是一望无际的草原,那茸茸的嫩草,绿得仿佛轻轻一触便可以沾到满掌绿汁。草原尽头,是温柔起伏的山峦。山不语,风无声,静得可以听到寂静的声音。

木屋的门,大大地敞开着。

门内,坐了一个中年汉子。略呈灰白的头发,在他的头上随心所欲地卷曲着。唇上那一撮花白的八字须,毫不客气地泄露了他的年龄。此刻,他手执画笔,神情专注地在一个圆形的木块上绘图案。内心那一份安详与满足,全都化作一朵笑花,粘在唇边。

我们的脚步声惊动了他,他抬起头来,招呼我们:

“嗨!”

屋子的四周,钉着长形的木架。架上,满满的都是中年汉子的“精心杰作”。

都是玩具,木质的。随意浏览,有玲珑可爱的小动物、现代与古代的交通工具;还有一些极见慧心的制作品,比如说,有一个放置了几十个棋子的棋盘,便给予我极深的印象。棋子,都是小小的木雕人,每一个人,都穿着不同色彩、不同款式的服装,令人拍案叫绝的是,木雕人个个表情迥然而异。

啊,到底需要付出多少的心思、多少的心血,才能雕成这几十个活灵活现的小人儿啊!

这时,中年汉子已经搁下了手中的画笔,双臂环抱在胸前,微笑地看着我们。

“你制作的玩具,真精巧!”我向他发出由衷的赞美。

“瑞士风格,四平八稳。”他幽默地应。

我想起了他搁在大路口的那个牌子,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你的师傅是瑞士人吧?”

“我是学徒,也是师傅,无师自通的。”他以温柔目光注视着架子上的木雕品,说:“我本身是瑞士人,出生于琉森,毕业于商业与实用美术学系。”

我一听这话,心里立刻涌出了许多疑问,但是,我尚未开口,他便紧接着说:

“我在瑞士,不做玩具。我的专长是绘壁画,同时也为手制家具设计图案。这些年来,随着社会急速的发展,传统的手工业已不再受到重视了。以家具来说,手雕木制的精美家具已渐受淘汰,取而代之的,是玻璃的、皮质的。我所开设的那一家工厂,在十年前由于生意冷落而倒闭。那时,我已经四十岁了。在琉森,人口密集,生活紧张,竞争力强,以我的年龄来说,要另找工作,并不容易。所以,我当机立断,变卖家产,移居澳洲。”

“你真会选地方。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嘛!”

“的确不错。”说着,他站起身来,将虚掩的后门打开,比了比手势,说:“你瞧。”

我瞧。

山丘下,是一大片茂密的丛林。风在林间回旋,树枝微微颤动,绿叶喁喁细语。大自然的景致,居然和谐美丽如斯,我有一种微醺的感觉。

“这里的树,吸收了山的灵气,毎一棵都有它自己独特的生命力、诱惑力,我将它们砍伐下来充作原料,经过加工后制造而成的玩具,件件都有自己的性格。”

我瞄了瞄架子上的小女人小男人、小猫小狗小鸡小兔,果然,个个、只只栩栩如生,仿佛只要对着它们轻轻地呵一口气,它们便会悠悠地醍过来,言笑晏晏,嬉戏自如。

选了一个将水壶顶在头上赤足汲水的妇女。纵然是在劳动,可是,妇女脸上的表情却是安详的、满足的、无怨亦无求的。我通过了这个木雕品,充分地窥见了中年汉子的内心世界。

付款时,顺口问道:

“这些琐碎的店务,对于你的绘制与雕塑工作是不是会造成一种无谓的干扰呢?”

“干扰?”他呵呵地笑了起来:“绝不,绝对不会!我喜欢和来自世界各国的人打交道,他们充滿喜乐的表情、他们满溢趣味的谈话,都大大地丰富了我作品的内涵。”

我仔细端详手中的这个劳动妇女,含笑的眉目、结实的手臂、浑圆的脚踝,在在都让人感觉到,她的人生是丰盈而踏实的。

中年汉子继续说道:

“当然,有时,我也有闭门潜心工作的需要。我有一间工作室,面对丛林,每当我要静思默想时,便会把自己囚禁在那儿。”

“囚禁?”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幸好你今天不曾自我囚禁,否则,我们不是要尝闭门羹吗?”

“啊,不。”他温和笑应:“通常主理店务的是我太太,只有她在时,我才能享有自我囚禁这一份奢侈。她已在上个星期回返瑞士琉森省亲了。”

这个来自瑞士的男人,离乡背井十余载,对于孕育他成长的家乡琉森,他可怀念否?

“每个人都有两个家乡。”中年汉子说,薄薄的眼镜片后面,泛出了一种极端温柔的亮光:“一个家乡,是他出生与成长的;另一个呢,是他心目中的世外桃源。有些人很幸运,他生活的家乡和他理想中的家乡是一致的,所以,他根本不必刻意去追求。然而,有些人,—生都在追求心目中的家乡而又永不可得。

这话,新鲜!我出神地聆听。他继续说道:

“我呢,介于两者之间。我在澳洲找到了我心目中的家乡,而我付出的代价就是我必须远离与我有血缘关系的那个家乡。但是,人世间有一种爱,是根植于心,永世不灭的。我对瑞士的爱,便是如此。”

离开了这所位于山峦丛林间满溢灵气的小屋,我反复咀嚼、反复思索他的话,有一股很幸福而又很快乐的感觉,缓缓地流满了我的心房,因为呵,我所生根的家乡,也正是我心目中的桃源!

 

取自散文集《我心中有盏灯》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