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盒首饰》


书名: 一盒首饰
出版社: 胜友书局
出版日期: 1988
作品选读: 一盒首饰

内容简介:

收录了29篇取材于现实的散文,全以第一人称写成。尤今以明快轻松的语言,写她的童年生活、婚姻生活、旅行见闻、生活情趣、个人嗜好,等等。桩桩人间事,源源化作笔下情。其中“一盒首饰”一文,被收入新加坡中学中三快捷班及中四普通班的课文内,此文内容主要叙述尤今家里的一盒首饰被佣妇偷了,警方查案后发现:首饰是被佣妇嗜毒的儿子偷去的,最后,母亲报警,尤借此带出反嗜毒的主题。

作品选读

一盒首饰

尤今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也许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然而,它却使我毕生难忘。不是那些首饰的实价使我痛心若此,而是 这次的失窃事件使我认识了多面的人性……

对于金打银制的首饰,我原无多大的兴趣,然新婚燕尔时、孩子弥月时,亲戚朋友都先后送了好些给我;我把时常佩戴的一部份放置在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内——项链、链牌、加上胸针,却也有满满的一盒。

由于我们夫妇俩都有工作,我聘用了一名钟点女佣,为我们打扫屋子兼洗烫衣服;为了便于出入,我配了一串锁匙给她。朋友们都警告我说:这样的做法是很“危险”的,但想起了她来上工时那一副老实的样貌、那一身整洁的装扮、那一口诚恳的谈吐,我便不由得暗笑朋友们顾虑的多余。

“事实”证明,我并没有错看她。外子某次忘记把裤袋里的十多元取出来,她洗衣时发现,竟将它们一张一张地铺在桌上吹乾以还给我。

这件事情加强了我们对她的信任,也使我更加的喜欢他;因而每隔一段时间,我总设法送她一点东西——吃得、用的、穿的;都有。

渐渐的,从谈话里,我也对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她很年青的时候,就和丈夫分居了。她的丈夫是个鬼——酒鬼、烟鬼、赌鬼、嫖鬼。生下了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孩子后,丈夫便姘上了另一个寡妇而弃她如遗履了。这可说是一个古老而通俗的故事,但也是一个值得同情、令人悲伤的故事——她的丈夫虽然活在世上、他们虽然不曾离婚,但她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活寡妇。带着一个稚龄无知的孩子,帮佣成了她唯一的活计。

“孩子今年几岁啦?”我关心地问。

“二十岁罗!”她说,一脸都是灿然的喜悦。

“工作,还是读书?”

“唉,我哪有能力供他读那么多书啊!”她的声音沉坠着一种未能把孩子栽培成龙的深沉遗憾:“他念完中四就出来了;现在是在裕廊一间工厂当烧焊工人。”

“读书多少,没有关系,”我赶紧安慰她:“最重要的还是孩子能够做个堂堂正正的人。”

“啊,他在家倒是蛮听话的:对我也算是很孝顺的!”她应,脸上的皱纹,全都舒展在淡淡的笑花里。

那以后,她常常在谈话里提及她的孩子——她那唯一的孩子。虽然所谈的都是琐琐碎碎的小事,但我都耐心的听,耐心的应了;因为我充分了解一个母亲的心,一个含辛茹苦地将孩子一手带大的母亲的心。

日子在如水般的平静里流去了。年尾我感于她工作勤奋,特地加了十块钱薪水给她。但不知怎的,我逐渐地发现,黏在她脸上的笑容一天天地减少了,而更使我难以了解的是:她先后向我预支了好几次薪水——这都是以前所没有的现象。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问她了:

“陈嫂,你近来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家里有什么烦恼?”

“我,我,”她将湿漉漉的手往身上抹了又抹、抹了又抹,犹豫了好半晌,才叹气地说道:“唉,我那孩子,真不生性!”

“他怎么啦?”我惊异地问。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和别人说。”她抬起头来,过去脸上那份恬然的安祥不知什么时候已消失殆尽了;而由她口里挤出来的话,每个字都像是浸在泪水里的:“他最近染上毒瘾,连工作也弄掉了……”

“啊!”我吓了一跳,慌乱中竟然想不出任何慰藉的话语,呆了半晌,我才问道:“他以前不是一直都循规蹈矩的吗?”

“唉!”陈嫂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就是他一向规规矩矩的,我才不大管他——再说,我整天在外工作,也没有时间管他,想不到,他最近交上了一班吸毒鬼,就这样被他们害了!”

顿了顿,她又伤心地继续:

“他现在不是一连几天不回来,就是成天赖在家里向我讨钱买白粉。唉,我一个帮佣的,又能给他多少钱……”

“这么说来,你以前向我预支的薪水,都是供他吸毒的?”

她垂头无语,纵横于脸上的皱纹,似乎更多也更深了。”

“你这样给他钱,是害他而不是救他呀!”我激动地说。

“我一个老太婆,除了给他钱,又能为他做什么!”

“送他进戒毒所呀!”

“戒毒所!”她细小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地:“我又怎能送他去受苦!”

“戒毒怎么能说是受苦!”我迫切地纠正她:“即使真的很苦,也是短期的,这总比让毒品摧毁他的一生来得好啊!”

“我,”她用衣襟擦了一下眼睛,说:“我的心很乱,你让我想一想吧!”

接下来的几天,她见到我,总抿着嘴,绝口不提这件事。她不提,我当然也不便问,但从她两颊下陷的憔悴里,我明显地看出了她内心痛苦挣扎的痕迹。

一周过后,外子因公被派出国几天,我也回娘家小住几日。几天后重归家门,家中一切依旧。我扭开电视,看完了心爱的节目,又读毕一本杂志,才准备上床就寝。然而,就在我打开了首饰盒子,准备放入白天所佩戴的项链时,却惊愕万分地发现,那原本装满了首饰的盒子竟然空空如也!

毫不犹豫地,我拨电报警。半小时后,两名中年的警官驱车前来,详细地录下了我的口供,里里外外地作了实地的查勘,然后,简单地将他们设想的结论告诉我:

“这一定是熟人干的。”

熟人?家里只有我和外子俩人居住,又哪来的什么熟人!况且,他们是根据什么来作出这样的结论的?看出了我的困惑,该名警官又进一步的分析道:

“你看,门户不破,这表示他拥有你家的锁匙,而屋内又没有翻箱倒箧的现象,这显示他很清楚你财物的放置处。”顿了顿,他又问道:“你是否有将锁匙交给其他的人保管呢?”

陈嫂那老实的形象蓦地跃进脑里,我虽不忍但却不能不照实说道:

“我的佣人,有我全套入门锁匙。”刚说完,我又赶快补充了一句:“她替我打工很久了,一定不会是她。”

“这年头,儿子也偷妈妈的东西,难说得很。”警官边说边将传召的字条写好交给我:“明天一早,你叫她来女皇镇警察局一趟。”

次日,她来上工时,我转告了警方的意思,她的眼圈,即刻红了。我急忙按住她的手背,诚心诚意地说:

“我不是怀疑你,绝对不是!这只是警方查案的例常程序而已,你就随便跑一趟吧!”

当天放工回家以后,我拨电到警察局去,探问查案结果,负责警官以肯定的语气说道:

“你那个佣人,嫌疑很重,她的口供前后不符,而神色又很慌张……”

全心信任别人却换来这样的结果!痛心与失望使我拿着电话筒的手也忍不住微微地顫抖起来了。有气没力地,我问:

“那她到底认了没有?”

“没有,明天,我们还会继续盘问地。”

放下电话不久,门铃就响了。我从门孔望出去,站在门外的,赫然就是一脸凄惶的她!

跨进门来,还未开口,她的眼泪就已扑簌簌的掉了下来。我望着她多皱的脸,沉默不语。她哭了好一阵子,才以啞喑的声音说道 :

“太太,你的那些首饰,的确是我拿的!”

我深沉地叹了一口气,说:

“唉,你为什么要这样傻,不够钱,可以向我借呀,为什么要偷!”

“不是我要的!我的孩子,一直向我要钱,我,我没有,他便逼我来偷……”她边说边哭,整张如风干橘子般的脸,都挣得通红。

我到厨房去给她倒一杯水,放在桌子上,她抽搐得更厉害了。

“我偷了给他,他还嫌不够,要我把锁匙交给他,由他自己来偷,我不肯,他就……”

“他怎么样呢?”她悲怆的神情使我不由得有点紧张。

她把身体靠在椅背上,一边眯着眼睛流泪,一边以颤抖的手掀开衣裳,我只看了一下,便不由得喊了起来:天呀天!她那瘦得皮包骨的身体,居然被打得淤痕处处、又红又紫、又青又绿的,这个畜牲,天杀的畜牲,竟然对自己恩重如海的亲娘下此毒手!毒品,真的使人丧尽天良啊!

我含着骤然涌上的泪,帮她拉直衣裳,还没说话,她就已抓着我的手,悲声说道:

“太太,我今晚来找你,是请你帮帮忙,通知警方,抓他去戒毒所。关于你的首饰,我会设法还给你……”

我插口打断了她的话:

“他现在在家吗?”

“在!”她点头。从她坚定的语气里,我知道她已了解:错误的溺爱将带来何等可怕的后果!

伸手在电话盘上拨了三个九,我不由自主的绽开了一个微笑——为一个腐朽的生命即将获得重生而微笑……

取自散文集《一盒首饰》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