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纷城事》


书名: 缤纷城事
出版社: 玲子传媒私人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08
出版社电话: 62935677
作品选读: 聆听黑熊的呼救声 & 活的传奇

内容简介:

尤今在2007年应邀成为中国四川成都的首位驻城作家。尤今以一根瘦瘦的笔,挖掘城市深深的内涵。出现在《缤纷城事》一书里的人物,各自以彩笔为自己美丽的人生填上缤纷的色彩,构成了城市独特的风景线,也使城市的天空显得更加的辽阔、更加的璀璨!他们的故事,也许让你动心,也许使你惊心;或许让你微笑,或许使你流泪。悲和喜,仅仅只是故事给你的第一感觉而已,当你进入故事的核心,肯定能找到多层耐人咀嚼的深长意味。20个故事,20种感动。

作品选读

聆听黑熊的呼救声

尤今

──访《亚洲黑熊救护中心》──

天空,是纤尘不染的蔚蓝色,蓝得非常的温柔;草地,是无忧无虑的翠绿色,绿得异常的妩媚。

就在这辽阔的天幕下,有十多头壮硕的黑熊在广袤的草地上,攀高爬低,寻找食物,它们全身的毛发是乌黑发亮的,偏偏胸前有一道新月形的黄色绒毛,远远看去,好像用颜彩笔绘上去的一个象征“胜利”的V字形大标志。

工作人员将虾酱、辣酱、果酱等等气味强烈的东西涂在草坪上,吸引黑熊去嗅吸、去寻觅气味的来源,从而训练它们的活动能力;此外,又将各式瓜果和蜜糖等匿藏在高高的树洞里,诱使黑熊攀高去拿,从而加强它们的脚力。

我站在围篱外面看。

有头黑熊,扒开了地上的石堆,在石堆下面找到了它最爱的坚果,大喜过望,津津有味地品尝着;有头黑熊,将巨大的手掌伸进树洞里,挖出了满手的蜜糖,喜形于色,宛如饕餮般地吮吸舔;有头黑熊,在攀爬架上摘下了一根以花生和瓜子冻结而成的冰棒,欣喜万分地吞食着……。还有一些饱食了的黑熊,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享受美好的日光浴;有一两头则顽皮地在散发着清香味儿的稻草坑里打滚。

整个画面,快乐、和谐、静谧、恬和。

实际上,这些快活无比的黑熊,曾经有过一段极长的时间在中国的养熊场里,过着比黑色的死亡更为恐怖的生活。

黑熊被养,主要是人们相信熊胆在医学上有很好的疗效,从熊胆里提取的胆汁,可以用来驱除身体的内热,也可以用以治疗高烧不退、肝脏不适、眼睛肿痛,还可解痉、驱虫等等;此外,熊胆汁也被用以制药酒、洗发液、补品、面霜和牙膏。由于用途广,利润高,熊胆汁因此而被誉为“液体黄金”。从每头黑熊身上,每年可以提取的熊胆粉大约有两公斤,每公斤的批发价是三千美元,而野生熊胆在中国的黑市价格高达每公斤一万六千美元!

过去,为了取得熊胆,猎户不断地猎杀黑熊,然而,到了八十年代,北韩却宣称他们已经研究出“活取胆汁”的方法,于是,亚洲国家如中国、韩国和越南便纷纷兴起了养熊业。中国政府认为养熊业一方面能满足国内医药市场对熊胆的需求,另一方面,又可大大减少人们滥杀野外黑熊,一举两得,因此,大力扶植养熊业。

到了九十年代,全中国的养熊场多达五百余家,养了将近一万头黑熊。

养熊场将捕回来的黑熊关在铁笼里,在黑熊的腹部和胆囊里植入导管,定时抽取熊胆。

亚洲动物基金(AnimalsAsiaFoundatoin)(注)的创办人谢罗便臣女士(JillRobinson)于1993年在中国第一次参观养熊场时,被眼前残酷已极的景象大大地震撼了。巨大的黑熊,被囚在锈渍斑斑、狭小已极的铁笼里,徒劳无功地进行痛苦万分的挣扎,身上伤痕处处。最糟的是:粗陋的金属导管又在黑熊的腹部留下了大片受感染的伤口,不断地流出恶臭的脓、鲜红的血和混浊的胆汁。为了便于工人抽取胆汁,许多黑熊还被蓄意剁去爪趾和拔掉牙齿。

谢罗便臣面对黑熊这种种惨不忍睹的状况,忍不住潜然泪下。就在眼泪扑簌簌地掉落的这一刻,她下定了决心,要尽一切的力量来终止笼养黑熊这门残酷的行业,把所有的黑熊从地狱般的苦难中拯救出来。

在她不屈不挠的多方奔走、再三再四严正的呼吁之下,终于取得初步的美好结果。

2002年,中国政府官员宣布将与亚洲动物基金合作,共同拯救受苦受难的黑熊,并为最终在中国淘汰养熊业而尽最大的努力。

在大家共同艰苦的努力下,初步有35家养熊场被关闭了,百余头黑熊被释放了。亚洲动物基金在位于成都的四川龙桥设立了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家“黑熊救护中心”,给饱受摧残的黑熊安置一个温暖的家。最令人欣慰的是:四川省不再发出养熊业的执照了。对于关闭的养熊场,亚洲基金会支付了相当高的补偿金,使能帮助贫穷的养熊场工人能够在过渡期间寻找新的工作。

黑熊救护中心的公关主任朱柯先生告诉我,黑熊被送到这儿时,通常都患有营养不良症,它们瘦骨嶙峋,惊恐不安。吃东西时狼吞虎咽,还疯一般地抢水喝。究其原因,养熊户往往为了省钱而不给黑熊提供足够的食物,饶具讽刺的是:营养不良的黑熊反而会生产出更多的胆汁!在这些黑熊当中,有百分之六十身体受到严重的伤害,有者肢体缺失、有者手掌被压伤、有者身上有大片伤痕。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一只来自天津非法养熊场的大黑熊,为了便于抽取胆汁,养熊户在它腹部紧紧地绑着一个遍布锈渍的马甲;它奄奄一息,眼神绝望,了无生趣。

养熊户抽取熊胆汁的方式是惨无人道的。首先,他们必须在熊的腹部制造瘘管,并在熊的腹壁和胆囊上分别制造一个洞,再将两个洞连起来,确保胆汁可以畅通无阻地被抽取出来。动过这种手术的黑熊,瘘管不能愈合,这便意味着他们必须长期忍受病痛之苦。此外,为了便于抽取胆汁,就必须强制约束黑熊的行动而把它们关在小得全无翻身之处的狭窄铁笼里,笼子顶端和两侧还装有挤压的装置。更惨绝人寰的是:养熊户必须把导管重复插到瘘管里,如果黑熊的洞口在抽取胆汁的间隔时间里愈合了,养熊户便得强行把导管戳进洞里,刺破其肌肉组织;有些养熊户甚至以“烧红的金属棒”硬硬地插进黑熊的腹部里,给黑熊带来了“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绝大痛苦!

初入中心,兽医的当务之急便是给受伤的病熊进行全面的检查,再根据伤势和病情的轻重决定动手术的前后次序。除了治疗伤势的外科手术外,黑熊还必须接受胆囊摘除手术,雄性黑熊更得加做绝育手术。

手术完成后,为了让它们有充分的休息和适应新生活,便把它们安置在宽敞的康复笼里,朱柯语调激动地说:

“在养熊场里,黑熊多年以来都被困在一个局促不堪的小笼子里,四肢都得不到伸展。现在,住到新的大笼子里,它们还沿袭着旧有的习惯,双手不断地往上伸展,希望能得到多一点活动的空间,然而,向上伸展的手并没有像过去一样碰及冷冰冰的铁条,它们便兴奋地吼叫着、绕着笼子跑,有些身有残疾的,也跟着跑,边跑边跌,跌倒了便在笼子里面翻滚,那种绝顶的快乐,使整个笼子都散发着熠熠的亮光,我们的心,也被照得亮晶晶的!”

从康复笼出来,黑熊便被送到设备齐全的“康复区”去。由于过去黑熊长期没有任何的活动机会,脚力弱,不能站,工作人员为增强它们的活动能力,刻意布置了一个自然的环境,把各种美味的食物或埋在地下的石堆里、或挂在高高的架子上、或密密藏在树的洞穴里,黑熊忙忙碌碌地寻找美味的食物,生活充满了难以逆料的奇趣。

在康复区呆上半年或一年后,黑熊便被移到“生活区”去。生活区兼有草坪与小森林,活动范围更宽敞、设施与设备更为多样化和趣味化,黑熊进入了生活区,犹如回到了原始的生活环境里,十分惬意。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办法将黑熊放归自然环境,因为长期的禁锢已使它们失去了求生的技能;而身体的伤残更使它们丧失了自卫的能力。我们只能让它们在舒适的救护中心成长、老死。换言之,我们是竭尽全力让它们在此安享晚年。”

有些黑熊,脑子受伤,无法过正常的生活,工作人员便把它们养在隔离区的“秘密花园”里。

我在此看到一头黑熊对着熊舍的铁条无意识地拚命摇头,摇啊摇的,一颗头颅摇好像拨浪鼓一样,无时或停。只看了一会儿,我便觉得头昏脑涨了。

朱轲双眉紧蹙地说:

“这头黑熊,名叫史奴比,它承受不了肉体上的巨大痛苦而染上了精神病。不停地摇头,便是精神极端焦虑的典型象征,。”

有只侏儒熊,更是可怜。自小便被关在一个超小的铁笼里,关了漫漫漫长长的22年,趾爪被剁掉、牙齿被锯掉,肺部和消化系统都有问题。每回一有其他黑熊走过它身边,它的精神便会受到刺激,以为对方是刻意来欺负它的,死死躲在床上不肯下地!

也有些小熊,一出世后,养熊场便将它隔离饲养,这种做法遏制了小熊在生理和心理上的正常发展,形诸于外,便有了种种不正常的举止,比如:不断吮吸自己的皮毛或手掌,发出有如吮吸母奶时的哼鸣声、长时间舔毛或在原地踱步等。

朱轲指出:种种肉体与精神的虐待,使黑熊成了一种“畸形动物”,实际上,正常发展的野生黑熊,不但聪慧可爱,而且,七情上脸!

朱轲举出了几个有趣的例子。

“黑熊的话,我们听不懂,可是,它们往往会靠着灵活的眼神透露心声。有一回,我到生活区去巡逻,看到一头黑熊到攀爬架上找食物,不慎摔跌下来,看到我,它满脸尴尬,那模样,可爱极了。当它们疲备时,眼里的亮光便隐没了;当它们悲伤时,双眼便流露出一种绝望的无奈;而当他们兴奋时,你可以看到它们的眸子在笑哪!”

最引人发噱的是,黑熊也像人类一般日日上演着连出好戏。比如说,名字唤作“嘉士伯”的那头大黑熊,便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江湖侠士,既正直,又勇敢。有一回,一头大熊欺负一头小熊,小熊非常伤心,到了晚上,便挤到嘉士伯的床上去,向它诉苦。第二天,精彩好戏上演了,向来不爱招惹其他黑熊的嘉士伯,气冲斗牛地找那头大熊,两者大打出手。为小熊出了这口恶气后,从此,小熊便与它成了形影不离的“忘年交”。

黑熊救护中心目前有60余名饲养员。

现年32岁的饲养员王善海,最初接触黑熊时,非常害怕,因为初到中心的黑熊,腹部插着导管,暴躁而焦虑,随时会将趾爪从铁笼里伸出来抓人、伤人。它们做完手术后,不吃不喝,人一走近,便大吼大叫,貌极凶残。隔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来者态度友善,这才放松了戒备之心,允许他在近距离喂食。有时,黑熊之间也会因解决不了的纠纷而打架,王善通常不横加干涉,因为他认为要让黑熊适应环境,就让它们以自然的方式相处,即使是打架,也是适应生活的一部分;往往只有双方打得不可开交而可能造致肢体伤残时,他才会用自来水管喷水,借以分开它们。为了让它们尽量保持自我的本性,黑熊救护中心基本上不对它们进行任何违反自然的训练。

另一名23岁的饲养员石学良,与黑熊日日接触后,发现黑熊其实和人类很相近,它们有爱也有恨,彼此之间,有矛盾、有冲突,常常会因为吵架而疏远彼此,但有时也会破镜重圆。

黑熊救护中心到目前为止,总共收容了219头黑熊,其中46头死了,还剩下173头。

第一只送到黑熊救护中心来的,是安德鲁。初来的黑熊通常都因仇恨而生出很强的攻击性,人一走近,它们便伸出爪子,尝试攻击,可安德鲁不同,它只是静静地躺着,闲闲地玩着铁笼垂下来的铁丝,不吼也不叫。食物送来了,它便就着饲养员的手轻轻地舔,绝不以尖锐的趾爪来抓人。住下之后,这头贴心的黑熊自然成了“大众情人”啦!到了2006年,它罹患肝癌,无数的恶性肿瘤扩散到全身所有的器官,非常痛苦,不能吃、不能睡,终日哀嚎。最后,只有让它“安乐死”了。

它死时,员工都流泪了。上海著名的雕塑家赵志荣还为它雕了一座高达三米而重达300斤的雕像。如今,这塑像正昂首挺立于黑熊救护中心,塑像的底座,清清楚楚地写着:

“你的离去不会让我们软弱,我们因你而更坚强。”

在这儿死去的46头黑熊,有者是患上了腹膜炎、有者罹患肝癌、有者因患上严重的关节炎动弹不了而让之“安乐死”;这些病症,与它们过去被强行抽取胆汁是息息相关的。

每头黑熊死去时,黑熊救护中心的员工都在揪心的痛苦里给他们安排一个庄严的葬礼。为了防止细菌传播,采用的是火葬;之后,将骨灰埋在挖好的土坑里,并且,在上面竖立了一个十字架,每座坟墓,都清清楚楚地写上了死者的名字。

那天下午,我和朱轲默默地站在肃穆的墓园里,我心里想的是:与其在养熊场那种宛如人间地狱里的地方生活,这些黑熊,或许更愿意到另一个极乐世界去。它们的幸福,晚来了一步;然而,它们的死亡,却正代表了一个个强而有力的控诉,控诉一种合法行业的惨无人道。

朱轲接着带我去参观一个药草园,里面种植了54种草药,包括:常青藤茎、蒲公英、野菊子、鼠尾草、大黄、鱼腥草、赤芍药、半枝莲等等,这些草药已被医学界证明可以取代熊胆而产生同样的医疗效果。

朱轲以沉重的语调说道:

“熊胆所能治疗的疾病,都不是致命的,所以,淘汰养熊场,对医学界来说,一点损失也没有。实际上,许多养熊场为了尽量地利用过剩的熊胆粉,居然用以生产许多非药用产品,如洗发水、酒和茶等等!以如此残忍的方式抽取熊胆汁来制作生活的奢侈品、日用品,有必要吗?再说,这些病症和产品都可轻易地以草药或人工合成品来替代呵!”

随着经济的日益起飞,中国、日本和韩国经济地位的提升,对熊胆的需求也将大幅飚升;然而,我想,研究并开发可以取代熊胆的草药固然重要,更为重要的是改变人们以为熊胆是“万灵丹”的错误观念。如果人们一心认定熊胆的药疗作用是无可取代的,养熊业的淘汰,将变得十分艰巨。

亚洲黑熊是濒临灭绝的动物,根据估计,目前中国仅存16,000头野生黑熊。根据中国国家林业局宣布,由于近期对养熊业进行整顿,养熊场的数量仅存68家,笼养的黑熊有7002头,然而,黑熊救护中心却指出这个数据并无包括许多没有准证经营的养熊场。

这天,在黑熊救护中心,我见到了令人肃然起敬的谢罗便臣女士。个子娇小的她,满脸流露出一脸无可动摇的坚毅,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道:

“养熊业的淘汰,是势在必行的。多一份报道,便多一份力量。这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也是一个人与动物和平共处的社会,如果每个人都能选择一个层面来表达自己的关怀,整个世界才会变得更美好,整个社会也才会变得更和谐!”

为了使到饱受摧残的黑熊能在一个不受干扰的环境里安静快乐地生活,黑熊救护中心目前并未对外开放。不过,该中心已将“教育群众”拟定为未来的重点计划,他们希望能将中心建设为一个教育基地,每月两次允许中小学校安排学生进来参观,从而把“爱护动物、善待动物”的健全概念灌输给他们。

谢罗便臣欣慰地说:

“我们以一个国外非牟利机构的身份进来中国,致力于淘汰一门合法的行业,民众的热诚支持,给了我们极大的驱策力!”说着,她提高了声音,强调着说:“让养熊场每一头黑熊脱离苦难的生活,是我们最终的大目标!”

(注:亚洲动物基金总办事处设于香港,目前在澳洲、纽西兰、英国、德国、美国皆设有办事处。英籍妇女谢罗便臣从1985年开始就一直在亚洲地区开展动物保护工作。)

页面: 1 2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