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线上的掌声》


书名: 生死线上的掌声
出版社: 新亚出版社
出版日期: 1988
作品选读: 黄连的希望

内容简介:

收录了尤今畅游澳洲、美国、俄罗斯、荷兰、印度、印尼、泰国、中东(包括约旦、沙地阿拉伯、埃及、叙利亚)等地的43篇游记。尤今把不同的国家看成是个性相异的朋友,真心诚意地和它们结交,然后,通过细腻的笔触、活泼的行文,把它们多样化的面貌反映出来,使每一篇作品都充满了令人难忘的生命力。

作品选读

黄连的希望

尤今

冬天的洛杉矶,夜来得特别早。

进餐馆以前,到处还是很亮的,但用过了晚餐出来时,夜之神已用它的画笔把天和地涂得一团黑。屹立路旁的街灯,努力地吐出一圈又一圈的晕黄。行人在灯下缩着颈,呵着手,疾步走着。虽然时间不算迟,但不知怎的,整个中国城给人的印象,却像是一个挣扎于睡眠边缘的人一一疲乏,但基于某种责任,不能入睡。

很喜欢冬天漫步街头的感觉。洛杉矶的中国城,实在大得超乎想象。有趣的是,它分成新和旧两个部分。新的中国城,建筑宏伟,街道整洁,一看而知是以外国人作为营业对象的,由于商业气息过浓,我不喜欢。旧的中国城,百店齐集,虽然显得有点拥挤肮脏,但却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气息。

我们走着、走着,日胜突然碰了碰我的肘子,说:

“你不是要买葡萄酒吗?喏,对面有一家酒铺,过去看看吧!”

这间酒铺,店面很小,局促地缩在两间百货商店中央,店内静悄悄的,一个顾客也没有。守着店铺的,是一位看起来年约二十来岁的华裔少年。他肤色很白,乍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然而,奇怪的是,他脸上那一双眼睛,又大又黑,锐利如刃,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伺机扑噬囊中物的猎犬。

看到我们,他很快地站了起来,嘴巴在笑,眼睛却不。

告诉他,我要一瓶葡萄酒。他敏捷地从架子上取了几瓶不同牌子的,如数家珍地告诉我们每瓶酒的质地和味道。选了好一会儿,我才选定了一瓶酒性温而不烈、味道醇而不腻的加州甜酒。大大的一瓶,才售美金三元半,实在太便宜了。付钱给他时,我顺口问他:

“你是香港来的吧?”

“不,越南,我来自越南。”他一面找钱,一面答道。

“越南?”我的好奇心全被撩起了:“来了多久啦?”

他说:

“三年多了。我是在一九七九年坐船逃出来的!”

立刻的,我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幅幽暗惨淡的图画,画中人坐在一艘挤满了难民的船上,船在惊涛骇浪中挣扎着前进,人人的脸上,都写着生死未卜的恐慌……这样想着时,心里的一句话,便不由得脱口而出了:

“坐船逃亡,那不是很危险吗?”

不假思索地,他应道:

“当然是危险的;但是,我们当时的想法是,宁可葬身海底,也不愿意继续留在国内生活!你知道吗,自从一九七五年政权更易后,整个国家,便像一列出轨的火车般,秩序大乱!”

“那,人们逃出国外的机会高吗? ”我追问。

“逃亡的机会?”他苦笑了一下,说:“只要你有钱,便能坐上逃亡的船只,但是,却不担保你能安全地抵达目的地。”

谈到这儿,由于店内冷清清的,没有半个顾客,他索性给我们端来两张木凳,让我们坐下畅谈。

待大家坐定后,他才以沉重的语调告诉我们,他共有兄弟三人,但其中只有他一个人顺利逃出来,他的两个哥哥都在半途被抓回去,现在还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狱里。此外,他的几位堂哥在逃亡途中,遇到狂风暴雨,整艘船翻了,船上难民,全部罹难,无一幸免!唉,难民的悲歌,一支接一支,是永远也唱不完的呵!

“你的父母,还留在那儿吗? ”我至感同情地问。

“是的。”他轻轻地点头。

“为什么他们不和你一起逃出来呢? ”

他亮如火炬的眼睛这时忽然痛苦地闪了闪,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说道:

“他们过去经商所积存下来的钱,都为了让我、两个哥哥以及几位堂哥逃出来而用尽了!你也许不知道,照黑市的价格,每个人逃亡一次的代价是十二两黄金!有些家庭,倾家荡产,只为了将孩子送到外国的安乐土去;但是,钱用光了,孩子却一个个在半途被抓回来,你想想,这种情形,多让人难过!”

为了缓和他激动的情绪,我转换了一个话题:

“你觉得这里的生活怎么样,还能适应吗?”

他把落在额上的一绺头发撩上去,语重心长地说:

“能够呼吸自由的空气,对于一个曾经在苦难中煎熬过的人来说,是比什么都可贵的!”

他已取得了居留美国的绿卡,目前任职的这间酒铺,是属于他阿姨的。他的阿姨远在十多年前已随同美籍丈夫来此定居了,也因为这样,他逃出来不久,便获准前来美国居留。

“你现在还和家人保持联系吗?”

“哦,有的,当然有的。实际上,这几年来,我每年都有通过正当的程序提出申请,希望能把他们接来美国,但总不获批准!所以,我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过年过节寄点东西回去给他们,但因为抽税额太重——相当于物品价值的三分之一,我也实在不敢多寄!”

沉默半晌,他又说道:

“我们华人有一句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我父母了。如果说,天地真有神灵的话,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求他们帮助我的父母逃出來……”

他的声音里有眼泪,啊,世上的愿望有千种万种,但是,没有一种愿望,是那样的美丽但同时又是那么样的绝望的!

那天夜里,离开了酒铺,走在洛杉矶的大街上,夜色如墨,冬风如刃;既黑又冷。耳边反反复复地响着他最后所说的几句话,整颗心都微微地发痛。呵,他这个愿望,这个像黄连一样苦的愿望,是否能有实现的一日?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