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的经验》


书名: 奇异的经验
出版社: 文学书屋
出版日期: 1985
作品选读: 和平的呼声

内容简介:

收录了尤今旅游八个国家(韩国、菲律宾、澳洲、纽西兰、中国、埃及、约旦、日本)的40余篇游记。尤今以轻松活泼的笔调写沿途的见闻,写景色、写感受、写际遇、写食物,甜酸苦辣、喜怒哀乐,形形色色,不一而足。且让尤今带你去韩国舌战软体怪物、去日本聆听和平的呼声、去约旦体验奇异的经验、去纽西兰试试生死一线隔的滋味……

作品选读

和平的呼声

尤今

决定到那曾一度悲剧性地飞满了原子尘的广岛,有一半是为了川西秀次郎。

川西秀次郎是外子J私交甚笃的朋友。他们原本是通过业务的来往而认识的——三年前,川西秀次郎被任职的建筑公司派到新加坡来,担任分行的经理,为时两年。在那两年里,他和J时有往还。去年,他调返日本后,彼此还保持联络。这回,晓得我们要到日本去旅行,他大力邀请我们到他的家乡——广岛去。

就这样,我们从东京乘搭快速的子弹火车到九百公里以外的广岛去。

我一向很喜欢坐火车,因为我总觉得让火车道旁的美景在眼底流过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然而,由东京到广岛这—段漫长的路程,我看到的,不是绿的江水、黄的稻田,而是栉比鳞次,密密麻麻的屋子;屋与屋之间,空隙很少,挤得使人喘不过气来。人人都说日本是个“人挤人”的社会,我觉得不但“人挤人”,连屋子也挤来挤去哩!

抵达广岛后,我们下榻于一间充满了传统日本风味的小客舍,店东是一对和气的日本夫妇,未语先笑,声震屋梁,虽是冬天,但满室尽是笑声带来的暖意。

我们跪在榻榻米上给川西秀次郎打电话,他那圆润的声音里满满地盛着老友重逢的欢喜:

“你们在旅馆等我,我马上过来。”

我们不愿耽搁他的公务,坚持晚上才见面,他拗不过我们,只好答应了。

我们穿上大衣,到市区去逛,也许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广岛全市充满了一种阴沉的气息,这种气息,是我在繁华的东京、古典的京都、热闹的大阪、雅丽的福冈所全然感受不到的。

市内许多店铺和餐馆,全以“平和”为名,强烈地流露出当地人民热切地渴求和平的意愿。记得过去居住在沙漠期间, 常常看到一些绿叶落尽的树,痛苦不堪的站在路边,向干得几乎要裂开来的天空,伸着光秃秃的枝桠,祈求天降甘霖以润枝叶。毎回看到这种景象,心里总没来由的感到难过。现在,站在一条名“平和街”的小巷里,想到在原子爆炸阴影下生存而日夜祈求和平永存的广岛人民,我的心,又泛起了难过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参观慰灵碑时,更为强烈。树木失去了水份的滋润,方知水的宝贵,人们失去了和平,方知和平的可贵!

和平纪念碑设于广岛博物院门口处,纪念碑上的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毎天二十四小时,永不停息的点燃着,纪念碑上有一行字,清清楚楚地写着:

“地下之炅,请安息吧,我们再也不会犯上同样的错误了!”

每一个字,都淌着泪。看的人也都心重如铅。

纪念碑旁,围着好些花圈,多是外国到此作官式访问的代表团送的,间中也杂有当地学生送的。好几队的学生,在教师的带领下,到此致祭,教师以日语絮絮的向他们讲述过去那惨痛的史实,让年轻的—辈吸取这以二十万人鲜血换取的教训而不会重蹈复辙。

纪念碑不远处,就是原子弹爆炸后留下的建筑“残骸”,断瓦残垣,透着一股使人背脊发冷的阴森。据说这是有关方面故意加以保留,让人凭吊,让人深思的。它就是活的教材,血的明证,比任何反战的宣言,反战的示威更为有力,也更为有效。

稍后,我们在博物院也观看了有关原子爆炸的记录片,—个繁荣发展的地方,顷刻间被夷为平地;一个欢笑处处的乐土,刹那间变成悲泣嚎哭的地狱;一个充满生命活力的地方,骤然间血肉横飞,尸首遍地,这是谁的错,谁的错呢?可怕的是,这场浩劫还延续到下一代,原爆遗症,至今还没有治愈的方法。从博物院出来,看到了飞满一地的和平鸽,心头感触良深。

我想,广岛上深受战争祸害的人,也许都恨不得化身为只只和平鸽,到全国各地去宣扬和平,将野心家的征服欲、侵略欲活活喙死!

晚上,我们在一间美丽的日本餐馆和川西秀次郎共进晚餐。说它美丽,不因为它装璜堂皇,而是因为它充满了一种道地的日本风味。小小的房间,薄薄的纸门,矮矮的桌子,软软的坐垫,袅袅的烟气,还有,面黏笑花、跪地鞠躬的女侍,一切都那么的传统,那么的优雅。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和川西秀次郎见面。过去,当他在新加坡工作时,我们就曾在不同的晚宴上见过好几回。他不是属于能言善道、滔滔不绝的一型,相反的,他出言慎重,毎—个字都象经过反复的思考、再三的斜酌,才舍得让它离开嘴边。通常对自己话语如许吝啬的人,往往会留给他人一种拘谨木讷的印象,但是,川西秀次郞不同,因了他态度的诚恳,因了他说话听话时,整张脸浸在微笑里的那种恬然的表情,更重要的,因了他内涵的丰富,和他有过交往的人都觉得他风度优雅而涵养绝佳。这天晚上,脱离了业务的束缚,加上心情兴奋,他比平时健谈得多。举起了微温的日本酒,他神情欢愉地说:

“欢迎你们。你们来得真对时候。如果迟两个月来,便在这儿见不到我了。”

“怎么? ”我和J异□同声地问。

“公司派我到科威特去,任期两年。”科威特!我感喟的叹了一口气。一年前他才从新加坡调回日本来,只逗留那么一段短短的日子,又要再度出使到国外去了!客居异域的滋味,又岂是好受的!

呷了一口酒,抿了抿嘴,我随口问道:

“太太和孩子也一块去吧?”

“不,他们不去。”他自自然然地说:“我的父亲八十多岁了,需要内人留在家里照顾! ”

我骤然明白了他过去独自寄居新加坡的原因。据说他是毎天最早到公司办公而又最迟离开的。由于吃不惯当地的食物,他每晚回返住家,都是自己烹煮晚餐。这样的生活,这样辛苦而寂宽的生活,刚刚结束,居然又要开始了!令人讶异的是:他说话的语气里,全然无怨,似乎是在述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儿。

随着西风东渐,许多优良的传统观念都受到了腐蚀,但对于川西秀次郎來说,忠与孝,依然是他坚守的信条。

对于婚姻,他有着保守而固执的看法。他嘴角含笑地说:

“现在日本的离婚率已越来越高了,我想,这是因为靑年男女随便交友的结果。我本身的婚姻,就是由父母安排,我觉得这是比较理想的一种婚姻形式。我希望以后能为我的儿女安排婚姻!”

川西秀次郎生活严谨,工余之暇,他除了阅读各种专业性的书刊杂志外,另一项“嗜好”居然是研读华文!因了勤苦自修的结果,他不但读得通大部份的华文报刊,而且,还写得一手漂亮的华文字!

他一手托腮,一手执笔,在矮桌上写出了一个“笑”字,在认真不苟地指着这个“笑”字,说:

“中国文字,结构实在神奇,实在美妙。你看:这个笑字, 是多么的传神,多么的美丽,每回一看见它,我便忍不住眉开眼笑了!”

我的心被微微牵动了一下。这样的话,出诸一个外国人的口,是多么的令人感动啊!

在无拘无束的气氛下谈谈说说,吃吃喝喝的,很愉快地度过了一个晚上。在结账离去前,川西秀次郞突然提出了一个敏感性的问题:

“你们对日本最近改写历史课本这件亊有什么看法?”

我们坦白地表示难以苟同。他不绝地点着头,说:

“有关方面作这样的决定是不可思议的。我觉得毎一个有良知的日本人都应该为此而感觉到羞惭!”

我和J迅速地对望了一眼。能够如此坦率地承认自己国家的错误是不容易的,实在是不容易的!

川西秀次郎使我想起了广场上的和平鸽。我想,他的话 也代表了广岛千千万万人的心声。只有深受战争祸害的人才会对战争的血腥深恶痛绝!

广岛之行,使一向生活在太平盛世的我,对於和平的定义,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与了解!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