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尤今童话的解读

郝明工 胡明蓉

新加坡的女作家尤今,是一个早已习惯受到读者热烈欢迎的汉语作家,无论是她的散文,还是她的小说,都拥有很多中国读者。无独有偶,与尤今作品相似的是三毛作品,甚至这样说:从作品传播影响的角度来看,三毛作品对于国人的影响,还要早于尤今作品。这仅仅是因为三毛比尤今出道文坛的时间要早一些,因此不能说三毛作品对尤今作品不存在某种程度的影响,无论这一影响是潜在的,还是显在的。从汉语写作的角度上来看,这一具有比较文学性质的文学影响,无疑是存在的。对于三毛作品与尤今作品进行比较研究的目的,不仅在于寻找出她们两人之间的相异性,这是因为一个作家的生命,一个作家作品的生命,正是基于其创作个性和艺术风格的独特性。所以三毛就是三毛,尤今就是尤今。虽然说将三毛称作台湾的尤今,只能是一个笑话,不过,将尤今称作新加坡的三毛却大有人在,殊不知,这同样也是一个违背了文学常识的笑话。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尤今本人一再拒绝这一文学说法的根本原因。事实上,如果坚持称尤今为新加坡的三毛,不仅是对于尤今写作才能的侮辱,同样是对于读者的鉴赏能力的侮辱。不过,这一现象之所以会出现,也算是事出有因的巧合;三毛的成名作《撒哈拉沙漠的故事》出版于1974年,而尤今的成名作《沙漠中的小白屋》出版于1981年,关于沙漠的个人书写,在两人之间仅仅相隔了七年,更为凑巧的是,两人的丈夫都是满脸胡须的大胡子;正是这些相似之处,构成了“新加坡的三毛”这一说法所需要的全部巧合。其实,只要认真地读一读这两部关于沙漠以及大胡子的作品,很快就会发现两者之间的相异━━三毛热情冲动、激情狂放,尤今温文尔雅、温馨清新。更为关键的是,即使三毛与尤今是同样运用汉语进行写作,也会因为台湾与新加坡之间所存在着的文化背景、文化境遇、文化影响这种种差异,而表现出极大的不同。尤今是作为一个具有国际性影响的女作家出现在读者面前的,当然,这一国际影响还得在汉语写作的前提下加以认同。

所以,如何认同尤今作品的国际影响将直接取决于尤今写作的主要特征,这就是尤今用汉语进行童话书写,写出了一个关于世界风景的成人童话,即尤今童话。自称为“恒远不倦的旅人”尤今的童话书写梦想成真━━在仅仅十一岁的时候就发出“我想做个小小童话家”这一稚嫩的誓言,当这个小女孩最后成为“把地球搬进方格子的女人”的时候,已经不再是那个要为同伴们写出一些有意义而又有吸引力的好书的天真女孩,而是一个以全部生命来“看尽天涯海角的每一寸土地”的浪漫女性。这正如尤今在《浪漫之旅?自序》之中所写的那样:“我把每一个我足迹所及的国家目为我真心诚意去结交的朋友。每趟旅行回家,我又多了一份可贵的‘友谊’。正因为这样,我无法精确地说出,究竟哪一个国家是我的‘最爱’。富者,我友;贫者,也我友;美丽者,我爱;丑陋者,我亦爱。总是觉得,地球上地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独特的地方”。

天真女孩的天真,是每一个能够自由成长的正常孩子都会拥有的那种天真,因为天真的种子就撒播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即使因为种种原因,不少人失去了使天真的种子发芽生长的机会,然而,只要天真的种子还在,至少还能够引发出面对天真的几分激动;浪漫女性的浪漫,是每一个能够自由生活的正常人都会经历的那种浪漫,因为浪漫的激情隐藏在每一个人的心中,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少人在忙忙碌碌之中已经失去了浪漫的情调,可是,只要激情还在,总是有机会浪漫的,哪怕仅仅是在一瞬间。正是因为如此 ,每一个人都需要天真而浪漫的生命体验,尤今童话正是在真挚的个人情怀之中,将天真与浪漫融为一体,促成了对于天真而浪漫的普遍体验。

这就是,在天真而浪漫的书写之中,尤今以全部爱心来作为基础,将一个小女孩的童话之梦,渲染成了为着每一个成人而写出的现实童话,以这一童话书写的独特方式,来歌吟出自己环球行走的过程之中,对于万事万物的独特存在的那份同样独特的个人感受。于是,这样的三重性的独特也就构成了尤今童话之中天真而浪漫的一派澄明,唤醒了每一个人探索大千世界的隐秘,触动着每一个人神游地球各地的憧憬,激荡起每一个人遍访四海内外的热情,达到了犹如黑格尔所展示出来的那种审美游戏境地。只不过,黑格尔的小男孩是在静观自己扔下石头之后水面出现的涟漪,来感悟游戏的审美愉悦;而尤今则是以环球行走之后的童话书写来动态地呈现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来触发源自内心深处的艺术共鸣。

由此可以看出,尤今的行走之个人意义在于,这仅仅是一种个人自由选择的审美游戏,这已经、正在、将要进行的,是以一已生命流淌的方式来融入世界风景的游戏,因而在生命流淌的同时,也将激发生命的生成,个人生命的全部意义也就在于尽力显现出个人生命之流的无尽奔涌来,使个人生命存在与生命活动的每一瞬间,都具有着独特的外观与意蕴。因此,对于尤今来说,环球行走已经成为一种最佳的生命流淌的个人方式━━“穷一生精力追求荣华富贵,功名利禄、非我所愿。我希望我是行云,我是流水,漂过世界,让彤彤云彩和潺潺流水在地球上地每一个角落留下痕迹”。

这样的梦幻是纯洁的,它是一个天真女孩子的天真之梦,这样的梦想是淳朴的,它是一个浪漫女性的浪漫之梦,所有的梦幻与梦想闪耀着无比生动的独特色彩,来展示个人创造的丰富性,正是基于无数具体个人生命的独特显现之上的。从这样的意义上来说,尤今的天真与浪漫具有一种个性化的独特魅力,这就是将生命追求的纯洁的梦幻与纯朴的梦想紧紧凝结在一起的现实显现━━在环球行走之中所能够收获到的一份独特感受━━纯真的友谊与纯真的爱心。这就是为什么直到如今,已经跨入中年的尤今,毅然要执着于如行云流水一般的环球行走那源自内心的个人最大驱力。

这一纯真的执着,自始至终地以一种独特地单纯出现在尤今童话之中,正是这样地个人生命显现的单纯,赋予了尤今的行走以一种不同凡响的感召力。人们阅读尤今童话,也许从根本上来看,并不仅仅是为了领略异域风光与风情,而是要重新感受一番尤今童话之中已经蕴涵着的那份纯真的友谊与爱心。这是浸润着风土人情的纯真感受,这是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人与人之间,所能够进行的多向度的友谊与爱心的交融,国界、制度、政见、文明、环境、心态、肤色、种族、语言,都不能阻隔人心的交流与交融。正是在尤今童话这一面单纯的镜子上,将会更多地折射出尤今地行走的社会意义来━━ “我热切的希望我能借着‘文学’这个美丽的媒介,使世界各国一颗颗原来陌生的心灵彼此靠拢、沟通、从而减少误解、增进了解”。

在这里,通过一再引用尤今在《浪漫之旅?自序》之中关于自己环球行走的宣言,无疑是为了能够更加本真地揭示出尤今地行走所固有的一切意义,以免他人来谬托知己,在误解了尤今地童话的同时,使人们更加难于了解尤今童话。对于尤今作品进行童话命名,除了尤今的行走中那份纯真感受的单纯之外,更在于尤今的歌吟中那种率真书写的单纯。唯独尤今童话的单纯,才有可能最终产生国际性的个人文学影响。

郝明工:重庆师范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专著有《20世纪中国文学思潮及流派》、《中国现代小说生成论》和《陪都文化论》等。

胡明蓉:重庆师范学院副研究员、图书馆副馆长。发表论文有《校园不复伊甸园》、《浅析〈红与黑〉中的爱情描写》等数十篇。出版著作有《中华全国教育工作文集》(统稿副主编)、《经济文化价值论》(副主编)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