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尤今作品中的都市化特征

黄悦

新加坡作为亚洲四小龙之首,是东南亚地区经济、文化的中心。繁荣发达的社会经济使新加坡迅速发展成一个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在此土地上繁衍生长起来的新加坡华文文学也因此具有了自己鲜明的都市化特征。

女作家尤今是新加坡华文文坛的一朵奇葩,在小说、散文、游记、小品文等各个领域都有丰富的著作。她的作品,风格清新洒脱,色调温和明快。读其文,如品绿茶,温热香醇,清苦微甜之外余味袅袅不绝。她的作品反映出生活中许多真实动人的细节和人们坚忍不拔的乐观精神,也从中表现出新加坡华文文学的若干都市化特征。

首先,尤今在作品中积极倡导高尚的道德情操和乐观进取的人生态度。

现代社会,由于过度重视物质文明的发展,从而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人们在精神层面上缺乏精进和追求,人们的价值取向都以“利”字为重心,人情味淡漠。正因为如此,在物质文明发达的都市生活中,更应提倡精神文明。尤今通过作品,反映出她的真知灼见。

其一,面对现代都市生活的激烈竞争,我们应具有自强自信的生活态度。

现代都市生活看起来先进高效、繁华似锦,而许多都市人面对花花世界无情的弱肉强食,常常被生存的压力和悬殊的贫富差距压得透不过气来。尤今在散文《现代女性快乐之路》中说到人们若想有所成就,必须进行“人后有意识的努力”,进行自我充实,时时充电,而“电源,便是书本。”“只要你想你能做,你就一定可以做得来、做得好。”父亲的教诲言尤在耳,给予尤今无穷的力量。“这许多年来,我从来不曾松懈自己。可以预见的是:他日纵使我年届八十,依然还是会分秒必争的!只因我不愿想生命交白卷。”尤今的乐观积极,尤今的坚韧执著,也深深激励着每一位读者的心灵。

其二,都市生活人际关系淡漠,而尤今文中时时闪现的助人为乐精神却滋润着都市人渴望真情的心田。

尤今在散文《我的寮国朋友》中写到,“住在繁华的大城市里,一般人都惯于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无形盔甲’将自己严严密密地包裹着;在这一刻,她这一份‘全无防人之心’的纯朴,出其不意地打动了我的心。”

小说《香蕉美人》中的丝娃娣被婚姻的阴霾折磨得日渐憔悴,对生活绝望无助,在尤今耐心的劝慰和积极的鼓励下,她终于战胜自我,充满信心地开始了崭新的生活。这种朋友间真挚的关爱犹如沙漠中的甘泉,只要一点点,就能让干渴的旅人重新焕发生机。

其三,纵然现代都市物欲横流,尤今鄙视拜金主义,热情讴歌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

尤今在小说《他是一条活的亚文河》中描写一位纽西兰基督城大学掌管学生生活的福利顾问。“比利像是一根浮木,把掉落于赌海、情海、苦海而行将溺毙的学生,一个一个地拉上来。他不要人知道,他更不要人报答”,甚至为了照顾瘫痪的老父而终生未娶。他的付出不求任何回报,仅仅出自对他人的爱心,他那高尚的灵魂令我深深震撼。愿这种无私奉献的高贵品质能感染更多的人,让我们的世界充满爱。

其次,尤今在作品中很重视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发扬。

都市文化过度宣扬物欲和个人主义,培育出冷酷自私和脆弱无助的心灵。所以,需要从传统精华中吸取力量,营造一个充满温情与奉献的环境,才有助于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有助于社会的发展。

尤今八岁时候随父亲从马来西亚北部山城怡保移居到繁华的新加坡,体会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撞击,自是深刻。“那一份炙贴人心的乡情与温情,在大城市里已经夭折了。”因此,尤今对传统文化中的温情与美德深深眷恋,这些美德在她的作品中处处如花盛开。

散文《残羹与豆渣》倡导了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三十年前,尤今的母亲在长期为养猪人家贮存残羹剩饭的同时,也让儿女养成勤俭节约、物尽其用的良好习惯。尽管金钱至上和及时行乐改变了人们的爱情观,尤今在游记《与子偕老》中坚持倡导传统爱情所追求的“白头偕老”:“每每看到两鬓银白的老夫妇相拥起舞,看到体态臃肿的老夫妇蹒跚相扶,我心里便热切而又深切地感觉:‘与子偕老’实在是人间最最动人的诗篇。”

尤今作品体现的第三个特征是作家通过描写自己身边熟悉的人物事物和亲身经历来反映都市社会生活。

现代都市中社会热点变得短暂而细琐,读者的趣味也种类繁多。一定时期的文学必定带有这个时代的烙印,家庭婚姻、友人旅情这些个人生活感受,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群体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活动;同时,由于这些素材贴近生活,所以更容易被当代读者接受。尤今的作品具有浓郁的个人特色。她的作品表现出都市生活积极的一面,并融入自己乐观向上的个人情感和价值判断,带给读者巨大的勇气与信心。

散文《磨练》通过尤今教儿子学习烹饪的故事,写出了儿子从“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到自强自立的成长历程,展现出天下父母教育儿女的良苦用心,散文《活着》以插叙方式回忆了婆婆赠尤今木瓜树苗的历历往事,婆媳深情跃然纸上。

尤今在描写亲朋好友的同时,还在作品中赞美新加坡同胞的拳拳爱国之心。游记《等待国旗的人》写一位旅居智利的新加坡人在异国他乡迫切希望得到一面新加坡国旗的心愿。尤今在此为我们展现了一位“自信、自重、自爱、自力更生的新加坡人”,“不论他走得多远、飞得多高,他都不打算舍弃他亲爱的旧巢。”

尤今的作品中还饱含着对其它国家人民的神情与博爱。“到贫民窟去,是必须具备勇气的。极端的贫穷,往往是罪恶的渊薮;贫民窟因此而成为犯罪案件滋生的温床。”尽管如此,每到一个国家,尤今总要去贫民区看一看,去了解当地人民的疾苦。在深深的同情之外,尤今把所见所闻写下来,让更多的人来关心贫苦人民,并且珍惜自己当下拥有的美好生活。

尤今作品中体现的第四个特征,是表现形式上的紧凑快捷。

现代都市生活节奏日益加快,“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在这种环境下,读者的阅读时间在减少,作家的写作时间在减少。尤今的作品文字精悍洗练,篇幅亦短小可人,十分适宜现代人的阅读口味。这紧凑快捷的特征具体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一是直率真挚的文风。

尤今为人直率洒脱,因此文章也绝不拐弯抹角、拖泥带水,而是直抒胸臆、畅快淋漓。尤今的描写生动逼真,画面感强烈。读其文,如观一幕幕电影,其精彩的妙喻和准确的用词,令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游记《回首叫云飞风起》中,“他视若无睹地把飞船直直地驶向那尖利得足以把人刮得鲜血淋漓的树枝、驶向那坚硬得足以将船只碰得粉身碎骨的巨石,正当船上的人惊得毛骨悚然而尖声叫嚷时,尊力顿却万分潇洒的将方向舵斜斜地转了转,这飞船,就这样在树枝下,在巨石旁,轻轻悄悄地‘飞’了开去。”这“轻轻悄悄”四个字可谓画龙点睛,令人拍案叫绝。又如游记《隐形乞丐》一文,描写两名即兴起舞的渔夫,“尽管舞步杂沓、章法全无,但是,他们却快乐得好似两只无意间从乐谱里逃出来的小音符”,灵动之气扑面而来。

尤今是个活泼的急性子,喜用短句,并善用反复句、排比句,这些修辞手法在加强语气上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如《隐形乞丐》中“我们看、我们笑、我们鼓掌。”再如游记《民宅》中写房东肮脏凌乱的厨房,“初看惊心、再看恶心、三看直想拔腿飞奔!”令人忍俊不禁。

二是寓言式的写作手法。

尤今善用以物喻人的拟人化手法来寄寓哲理,这比直接描写人类更深刻更耐人寻味,小品文《猴事》由马戏团里搔首弄姿讨笑观众的猴子,联想到人,“埋没自己本性而纯然按照他人意志来过活者,纵使物质生活再富裕,恒远只是他人眼中的小丑而已。”小品文《菜诵》则以蔬菜为体裁,写出了大千世界的众生相,表现出尤今丰富的想象力和深邃的思想。

三是预埋伏笔、设置悬念。

尤今在描写人物命运转折之时,常常会预埋伏笔,既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又吸引你步步深入,密切关注主人公命运发展而继续看下去。如长篇小说《瑰丽的旋涡》,“他们祖孙俩人都想不到,这究竟是他们最后一次在这屋子平静而快乐地交谈了,纪宏泉当然也想不到,他的生命之舟,竟会在日后卷入几乎将他淹没的惊涛骇浪里!”伏笔的运用,使小说情节更加紧凑,跌宕起伏、环环相连,也充分表现出尤今对读者心理的把握已经炉火纯青。

以上简单介绍了尤今作品中的几个特征,它们也反映出新加坡华文作为都市文学的一些新特点。泰华作家司马功言:“我以为语言有三境,人生亦然。第一境是稚拙;第二境是繁华:第三境是单纯。”尤今在其语言与人生上都已臻此第三真境,以朴实单纯的直白语言来描绘大千世界,欣喜与愤怒都毫不掩饰、统统拿出来与读者分享。身处纷繁喧嚣的大都市,面对残酷竞争和社会压力,在经历种种人生际遇之后,还能保有一颗质朴的赤子之心,实在难得。这或许也正是尤今作品广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