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云》


书名: 走路的云
出版社: 玲子传媒私人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0
出版社电话: 62935677
作品选读: 追寻书籍的味道 & 水痘与痱子

内容简介:

尤今以云的心情和姿态来过日子。看天,天更蓝;看水,水更绿。她的心,是一望无垠的万里晴空;而她,做了自己心的主人。

她以《走路的云》为书名,因为这正是她最近这一年生活和心情的写照,她说:“我是一朵会走路的云。”  《走路的云》这部小品文集,收录了 66 则小品文,总共分为四辑。

第一辑《爱的温度》,讲述了20则有关亲情和友情的小故事,一颗颗心,被爱的温度烘得很暖和;第二辑《可爱的病》畅述了13则香气氤氲的饮食故事,缠绵味蕾的感觉,美丽得让人心醉;第三辑《精神故乡》叙述了17则有关教育与教学的生活故事,平实处见真情、平凡处见温情;第四辑《雨后阳光》描述的是16则天涯海角的旅游故事,用心眼看世界,阳光底下,到处都是立体的惊叹号。

作品选读

追寻书籍的味道

尤今

小时家穷,肚子像歉收的田地,老是空荡荡的;可是呢,精神却长年着吃着奢华的鲍鱼海参。

把精神喂得饱饱的,是书籍。

捉襟见肘的父母,餐桌上可能只有青菜豆腐,可是,屋子里,书本永远不虞匮乏。

晚餐过后,便是一家子进入文字世界的大好时光了。一人读书和一家读书,感受是完全不同的。新买的书,有一种淡淡的墨香,非常好闻,它能把一瓣瓣的心叶也熏得香香的。书页此起彼落地翻动着的声音,宛如天籁。

明明就只是一本书嘛,可是,握在手里,自己却变成了哭笑不由自主的傀儡,爸爸捧书呵呵大笑的那一刻,却见进入悲情世界的妈妈眼噙泪光;爸爸在严肃的政论书中忙忙碌碌地写着眉批的当儿,妈妈却高高兴兴地把用红笔为书中的妙言妙语划线。当书中闪出了睿智的思想亮光时,父母亲便会兴奋地读给对方听。

我们几个孩子呢,在浮动的书香里,随意抽选散置屋内的书来读。在那识字不足的年龄里,只能一知半解地读、懵懵懂懂地读;读着、读着,半靠猜测,半靠经验,读懂了,一颗心,便跳舞。

阅读这个美丽的嗜好,就像种子,在我们四兄弟姐妹的心田里萌芽、茁长,一直长呀长的,迄今,已长成了根深叶茂的巨树了,丝毫撼动不得。

书籍,无所不能。

当生活的小舟遇上了惊涛骇浪时,我们把书籍当作安全的避风港;当超荷的工作把我们的心揉成一叶咸菜时,我们以书籍抚平内心的皱摺;当难以化解的忧伤把我们逼进黑暗死角时,书籍便是一束束亮丽的阳光;当我们的思想患上营养不良症时,书籍就是我们的维他命。

书籍之所以会深深地嵌进我们的血肉和骨髓里,牢牢地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追源溯流,是因为父母从小就以“身教”的方式让我们知道,书籍是精神“永远的伊甸园”;它既是小孩的棉花糖,也是成人的花生糖;棉花糖软而可口,花生糖硬而适口,都能给生命的味蕾带来宜人的甜味。

现代阅读风气不盛,谈及年轻人不爱阅读,一般人都归咎于娱乐多元化、功课繁重或工作压力太大,让他们无暇分心或分心乏力。

不是的。

我认为真正的关键是:童年时,他们不曾用书籍把精神养肥,成年之后,当然不会“食髓知味”地追寻书籍的味道啦!

不读书,可以有千个万个不同的借口。

读书,原因只有一个:快乐。

当父母用美食、玩具、出游等等堆砌孩子的童年时,孩子当然快乐,可是,那种快乐,是短而甜的,它不能无止无尽地延伸到成人的世界里;然而,如果高瞻远瞩的父母能把年幼的孩子引进文字的世界里,却等于给了他们一份终生保值的礼物。

近日与思齐聊天,她以温暖的语调忆述,她有个“贫瘠得十分璀璨”的童年。她说:

“当年,家在福建。尽管家境贫苦,可家人还是给钱我去租书来看。五分钱租一本,几天内得还;于是,一目十行,飞快地读;还分秒必争地把自己喜欢的篇章逐字逐句逐行地抄录下来,收在一口箱子里,一本叠一本,抄了很多本。箱子满了,便买个锁头锁起来,满箱都是奇珍异宝呢!到新加坡定居多年了,那口大箱子,还好好地留在福建老家哪!”

这个有着丰实童年的女子,现在,从事出版事业,以文字去喂养万千读者的精神。

爱读书的人,人生各自精彩。

而读书的嗜好,必须从小养起。

从小。

水痘与痱子

尤今

陈家有女初长成,十六岁,宛若出水芙蓉,是好友洁媛心上的蜜糖。洁媛老早已为她规划好未来的发展蓝图,而温顺可人的陈玫玫也一步一地走向、走近洁媛拟就的蓝图。美好的果实,似乎伸手可摘。

然而,最近,洁媛约我喝下午茶时,一向阳光普照的脸,却布满了山雨欲来的阴霾。一开口,话语成河,潺潺潺潺地流呀流的,砍也砍不断,止也止不了。

说的,都是她家宝贝陈玫玫的事。

“她简直就变了一个样子,和她说话,她爱理不理,好似我欠了她一百万,然而,手机一响,她就变得神采飞扬,又说又笑,把对方当成救世主;更可恶的是,怕我听到她和朋友的对话,刻意躲到房间去!以前,每个星期天都乖乖呆在家里,就算要出门,也总是和家人在一起;现在呢,要带她逛街,总推三托四,可朋友一约,便飞奔而去,一去便是一整天,回家时,却又紧紧绷着一张债主的脸。我只要稍稍开口批评她几句,她就生气地说我把她当囚犯来管。过去,喜欢美食,不管我煮什么,她都吃得津津有味;现在呢,嫌东嫌西,不是说太油,便是说太腻,胃口变得好像蚂蚁一样小。最要命的是,她还批评我偏心。她原本和弟弟感情不错,现在却把弟弟当瘟疫,故意避开他,更甚的是,时不时和我翻旧帐。记得小的时候,她有一回和弟弟大打出手,我非常、非常生气,用藤条鞭了她几下,站在一旁的弟弟,因为惊悸过度而簌簌发抖,我怕他惊风,便免去了他的责罚!这件事,经已过了好几年,没有想到她竟然小里小气地翻出来讲,说我行事不公平、说我重男轻女,还说我给了她一个不快乐的童年!哎,我简直就让她给气炸了呀!”

听着由洁媛口中蹦出来这一桩一桩“似曾相似”的事件,我敢断定,二八年华的陈玫玫,正蓬蓬勃勃地发着青春少女特有的“精神水痘”。

十六岁,可说是个“甜蜜的尴尬年龄”。处于这个年龄的少女,自我意识好像种子到了春天一样,开始苏醒、发芽了,她们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自由天地、她们渴求隐私被尊重的基本人权、她们渴盼父母多聆听少罗嗦、她们渴想父母多体谅少管束。比如说吧,在洁媛的话里,便多次出现“过去”和“现在”这两个对比的词儿。

女儿在成长、在变化,偏偏洁媛却像天下大部分的母亲一样,一厢情愿地希望女儿一如既往地言听计从,俯首听命;而当女儿的言行和她的期望不相符合时,她便发闷、发愁、发怒,这样的妈妈,无异于精神长了“痱子”呀!青春期间的叛逆,犹如精神出水痘;打个比喻,这就好像是蜕皮之于蛇类,是一生中的必然。蛇类蜕皮是一种极为痛苦的成长历程,而孩子“精神出水痘”,当然也绝对是不好过的。

身为母亲的,应该先用“痱子粉”把自己的“精神痱子”治好,再帮助精神出水痘的孩子渡过这个艰难的成长期。

制造“痱子粉”的原料是:爱心、耐性、宽容、忍让、谅解。

许多时候,一个关怀的眼神,远远胜过盈耳的絮聒。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