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的耳朵》


书名: 大地的耳朵
出版社: 玲子传媒私人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07
出版社电话: 62935677
作品选读: 许愿 & 百味面包

内容简介:

尤今曾经相信大地有耳朵、浮云有眼睛、海洋有嘴巴、树木有手脚。她在母亲杜撰的童话中幸福地成长,而识字之后,又像绵羊一般咀嚼文字的嫩草,从阅读中汲取人生的大乐趣。她发现孩童与成人,都需要精神的草原。长期以来,她伏案埋首孜孜不倦地写,一心只希望以文字为读者的精神世界开拓出一片又一片怡情养性的草地。

《大地的耳朵》,就是一片无忧的草原。

全书共分五辑,第一辑《人生的跑道》,畅述了17则富于人生哲理的小故事;第二辑《快乐的泪光》,通过13则有趣的短文探讨教学与教育的问题;第三辑《文化的底蕴》,说了14则旅游的故事;第四辑《圆梦的翅膀》,写的是有关艺术与创作的感悟和心得;第五辑《大地的耳朵》,让读者从16道文字佳肴中窥探人生百态。

 

作品选读

许愿

尤今

在网上看到一组图文并茂的小故事,妙趣横生,令人喷饭。

一对年过六旬的夫妻共庆结婚35周年纪念。他们在浪漫的烛光里甜甜蜜蜜地举杯欢庆白头偕老。他俩的恩爱感动了一名仙女,仙女现身,快活地舞动着仙棒,说:“你们各自许个愿望吧!”妻子毫不犹豫地说:“我想和我亲爱的丈夫一起去环游世界。”仙女棒子一挥,旋踵间,桌上便出现了两张环游世界的邮轮票子。轮到丈夫许愿了,他想了一会儿,说:“我只能许一个愿望,而这又是个千戴难逢的机会。”说着,对老妻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说:“我想要一个比我年轻三十岁的妻子。”妻子大惊失色,仙女则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仙棒一挥,电光石火之间,那个重色轻义的丈夫,立刻多出了三十岁,变成了一个腰弯背驼、年过九旬的老叟。他的愿望,具体地实现了。

有人戏谑地指出:杜撰这故事的人,必然是个女权主义分子;然而,在我认为,故事的寓意直接而简单──任何有非分之想的人,往往都会自食恶果。

另一则故事,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有神仙将一瓶能够恢复青春的“仙水”送给一对年届半百的夫妻,嘱他俩各喝一半。没想到自私的妻子却趁丈夫去厨房拿杯子的当儿,“骨碌骨碌”地把整瓶“仙水”喝光了。等丈夫兴冲冲地拿着空杯子出来时,却惊愕地看到妻子已变成了地上一个张着口哇哇哭着的小婴孩。还有一对胼手胝足的贫贱夫妻,在生活线上碰得焦头烂额。仙人同情他们,让他们共许三个愿望。许久未闻肉味的丈夫冲口便说:“我想要一条特长特大的香肠。”红光一闪,一条特长特大的香肠便落在盘子上。这时,妻子看到一个大好愿望被丈夫如此轻率地浪费了,忍不住尖声大嚷:“你这蠢人,我真希望这条香肠能够粘到你鼻子上。”红光一闪,香肠从盘子里飞起,结结实实地粘到了他的鼻子上。丈夫看到自己的鼻子无端端变得像水喉一样长,还“九曲十三弯”地拖在桌上,惊慌地大喊:“我要我的鼻子!”话语甫落,红光一闪,香肠消失不见了,一切恢复原状。这对互相怒骂的夫妻不晓得:他们其实已得着了黄金也买不到的幸福。试想想:有什么比平凡而踏实地活着更可贵的呢?

且听听以下另一对夫妻的悲惨故事。

相传有只断了的猴掌很灵验,但由于被人下了咒语,十分邪气。一对老迈的夫妻执意买它,卖者善意地提醒他们:“您们可以向它许三个愿望,愿望百分之百会应验,但是,您们也许得付出让您们懊悔莫及的代价。”这对夫妻心想:他们都已年过七旬了,人生的烛火已将熄灭,不试白不试,所以,心无所惧地把猴掌买回家。当晚,便虔诚地向猴掌许愿,希望猴掌能带给他们一笔巨额横财。他们下重注买彩票,但买了好几次都没中。两个月过后,有人上门,带来了使他们撕心裂肺的噩耗,他们当空军的独子飞行失事,虽然保存了全尸,但是,脸孔尽毁。两老痛不欲生,办完丧事后,空军部队送来了抚恤金,他们一看,如遭雷殛:抚恤金的数目,不多不少,正是他们向猴掌拜求的巨额钱财!两老肝肠寸断,当天晚上,忆子几近疯狂的老妻突然向猴掌拜求:“求求您,让我孩子复活吧!”过了不久,夫妻俩便听到叩门的声音,妻子冲去开门,可丈夫却以残存的一丝理智急速地拜求猴掌:“啊啊啊,让他安息吧!”叩门声嘎然而止。

只要平安无事,平凡就是幸福。不必苛求,更不要奢求。

百味面包

尤今

第一次尝到那种圆得像月亮而又大得像面盆的阿拉伯面包,是在濒临红海的城市吉达。那时,旅居沙地阿拉伯,初临异域的好奇,使每一天的生活都谱满了难以逆料的快乐。一日傍晚,走在一列平顶石砌的房屋当中,走着走着,一股若隐若现的香味突然好似虚无缥缈的雾气,轻轻地在薄薄的暮色里散了开来,愈走,香味愈浓,一团一团兴高采烈地飞扑出来。那种香味,是有声音的,是面粉被烤得金光灿烂时发出的欢叫声。

这是一间古老的面包店,石砌的炉子,被亢奋的大火烧得通红通红的,工人用长长的木杓将濡湿的面团送进去,面团在高温的熬炼下脱胎换骨,出来时,金光四射,像一枚超级大的金币。

圆大的面包绷紧无皱摺,温柔地冒着缕缕烟气。坐在店外的石凳上,我感觉我所捧着的,其实不是面包,而是异国一则古老而美丽的隽永传说。

在这个风俗独特的国家住下来以后,我曾多次受邀到阿拉伯人的家作客。敦厚老实的大面包,以一方红白相间的薄布裹着,在餐桌上传来传去,你撕一点我掰一角,嚼咀着时,友谊的芬芳也浓浓地溢出于唇齿间,而异乡异国许多扣人心弦的故事,也就这样源源源源地流进了我的笔杆里……;尽管这个国家给人的印象是闭塞保守的,可是,当他们愿意和你在家中共同分享一个面包时,你却看到了一种肝胆相照的真情。

再次和这种面包相遇,是在印度。干干瘪瘪、大而无神的面包,一叠一叠因简就陋地堆在菜市的摊子上,冷冷、硬硬。说来难以置信,在印度旅行的那一个月,在没有华人餐馆的小城小乡小镇里,几乎每一餐都是以这样的面包果腹的。这种面包,粗糙而干燥,吃它,好似在吞食一条起毛的面巾,吃得满嘴别扭。当然,我明白,当全民生活还停留在温饱的挣扎时,追求食物的精致,纯然是一种奢侈的梦想。在一个热得连断墙残垣也会淌汗的中午,我倚在一个废墟上,觉得自己十足像是一锅煮焦了的粥,黏糊糊、臭兮兮,而且,累、蠢、躁。面包,才咬了一口,便再也吞不下去了,喉咙干得好像冒烟的锅底。这时,来了一个女人,颤抖的眼神,把饥饿的乞求,深深地嵌进了我手中的面包里。她达于极致的邋遢,是我内心极深的恐惧。毫不犹豫地,也极端鲁莽地,我把面包抛掷出去。她匍匐在地,把我弃如敝屣的面包珍而重之地揣在怀里,再以一种蒙受恩泽的狂喜,双手合十,虔诚致谢。她脸上绽放的那种近乎太阳般璀璨的亮光,像火一样烧痛了我。此后数日,再吃同样的面包,心境已全然不同。粮食,不论粗细,都是大地的恩赐,也都是大自然对人类的献礼;想吃而又能吃,不论吃的是什么,都是一种平凡而珍贵的幸福呀!

日子流走无声。

一日,在家翻阅一部巴基斯坦的画册,看到了一张有趣的图片:一名中年妇女,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头上稳稳地顶着四个扁扁圆圆的大面包,背上沉甸甸的竹箩里,坐着一个露出了半个小头颅的男孩子。夕阳照在她脸上,照出了一抹恬然知足的笑意。啊,头上顶着粮食而背上驮着亲情,她富有得犹如拥有了一整个世界。被这部画册感动了,背着行囊,踏入了这块古老的土地。亲切友善的市井小民总处处给我宾至如归的感觉,他们平凡而知足,单纯而快乐。每回经过古老的面包店,看到工人烙出那一个个圆圆的大面包,我总好似看到一圈一圈飞旋的笑影。后来,认识了一些满腹经纶的学者,每回共餐,印巴纠纷总是餐桌上纠缠不去的话题,而每次一谈到喀什米尔的主权时,那一张张原本笑意盈盈的脸,便会在蓦然间变得杀气腾腾。作为一个局外人,对印巴纠纷我无权置喙,但是,他们剑拔弩张的言论,却让我厌恶地闻到了战火血腥的气息。我剥开了面包,静静地吃,奇怪的是:入口的面包,竟是苦的、涩的,也许,这面包,在这个充满了仇恨的环境中,已不幸地患上了精神抑郁症……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