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不撒谎》


书名: 豆花不撒谎
出版社: 玲子传媒私人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05
出版社电话: 62935677
作品选读: 三封信 & 辫子里的笑声泪影

内容简介:

豆花不撒谎。做豆花那人投注了多少心力多少心思、放进了多少精神多少努力,豆花都以无声的语言明明白白而又坦坦白白地说出来。

文字,也不撒谎。身为一名终生笔耕不辍的人,尤今时时刻刻都在细心、虚心而耐心地聆听她笔下的文字对她说话,分分秒秒都做好再次冲刺的准备。

《豆花不撒谎》一书,共分五辑,收录了80篇小品文。第一辑“爱的丝带”,说了16则有关亲情的小故事;第二辑“味蕾记忆”,借着13道美味的食品窥探人生百态;第三辑“浮云心情”写的是11则足履天涯的趣闻;第四辑“百般滋味”让读者品尝21则从砂砾看世界的滋味;第五辑“生死相许”收录了19则有关读书与教学的感悟与心得。

80则故事,80样心情。80个感动,80种感悟。

作品选读

三封信

其一:给家长的信

曾经,父母做成一个特定的模子,把你硬生生地套在里面,你在近乎室息的不适中,变成了一只无能高飞的愤怒小鸟。

曾经,父母化身为大大的钳子,箝制你奔放如脱疆野马般的行为和思想,你在备受压制的氛围里,化身为令人退避三舍的刺猬。

曾经,父母利用各种道德的规范铸成一面亮亮的“照妖镜”,照出你千种万种的不是;你在动辄得咎的管教中逐渐地失去独特的自我,成为了人云亦云的鹦鹉。

曾几何时,当你为人父为人母后,却又“重蹈覆辙”地变为模子、钳子、镜子。

孩子,其实是水,水有自己的特质、形状、气味、流向;为人父母者,只要化身为无形的堤,让溪是溪、河是河、泉是泉、海是海,当它们欢畅地奔流着时,当会感受到山的阔、谷的深、天的高、地的宽!

其二:给老师的信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一群,手上通常有两样“武器”。

一是蜜糖,一是黄连。

你们给心目中的好孩子蜜糖,给印象里的坏孩子黄连。

然而,你们忘了,好孩子偶尔需要黄连而坏孩子却更需要蜜糖。

化风化雨而诲人不倦的一群,有两句话,是长年不离口的,那就是:“听!”和“你明白了吗?”

其实,你们忘了,莘莘学子内心也同样响着这两句话:“听,请听!”和“您到底明白了吗?”他们渴望双向交流,他们想要倾诉,他们更想要的是一双静静地聆听的耳朵。赞美与批评,能恰如其份地提高学生的学习意愿;聆听与了解,却能适得其时地拯救迷途的羔羊。

其三:给少年的信

叛逆,是青春岁月的附属品。

你恣意挥舞着青春这块拭得发亮的盾牌,堂堂皇皇地把闯红灯而造成的喧哗目为两代间的代沟、将爱的唠叨当成噪耳的絮聒、把善意的束缚看作是捆身的绳子。然而,亲爱的少年啊,当你踉踉跄跄地在狂欢过后的疲惫里地步入家门时,可曾在朦朦胧胧的灯火下瞥见父母眼角的晶亮?当你鲁鲁莽莽地把语言化为无情的利刃时,可曾在父母脸上深深浅浅的皱纹里找到爱的伤痕?当你又气又恨地解开捆在身上的绳索时,可曾触摸到父母心房上那块又厚又大的茧?

纵是柔软的海绵,有时亦会感到痛楚。

少年无知的张狂,是无情的催化剂,能过早地把父母双鬓催化成雪。

 

辫子里的笑声泪影

拥有一头好似瀑布般的黑发,是我这一生连做梦也显得太奢侈的愿望,原因是我发质粗而硬,一根一根好似钢丝般竖得直直直直的,所以,由不识愁滋味的少年时期而至冷暖自知的哀乐中年,我一向都把头发修剪得短短短短的。

女儿诞生,成长,长出了满头亮丽的柔发;头发里,美美地藏着我未遂的心愿。五岁上幼稚园那一年,我便开始让她留长发。然后,每天早上,她坐在矮矮的小板凳上,让我为她悉心编织小辫子。万千黑发绕指去,丝丝缕缕皆温柔。她吱吱喳喳地说着童言童语,我晕晕淘淘地享受着她的纯真纯良。母女连心的感觉,像春天初酿的蜜,甜而浓。一日,为她的两条小辫子各各系上俏丽的蝴蝶结,她天真无邪地抓起右边的辫子,说:“妈妈,这是您。”又抓起左边的辫子,说:“这是我。”一蹦一跳地上学去,辫子上的蝴蝶结,忽而左忽而右,好似两只翩翩飞舞的小彩蝶。上了中学,嫌一左一右两条麻花辫子太稚气,要变换花样。我于是到处搜购美丽别致的发夹,想方设法让她满头青丝在我掌心里化出千百样的美丽。但是,这时,进入了敏感年龄的她,已由一头千依百顺的小绵羊变成了难以相处的小山羊了,头上的角,尖而长,偶尔碰及,痛不可当。渐渐、渐渐地,她有了不愿让我分享的秘密,她关在房里用笔杆静静地对日记说,她坐在房外用电话悄悄地对朋友说,说来说去也说不完;然而,当我们亲昵地坐在一起时,我为她编织发型,她却选择沉默。那种沉默,是横在我心上的一堵墙。慢慢的,我的脸,也成了一堵墙,冷而硬。她是一只蚕,家是茧,她急于摆脱束缚,天天放学后往外跑。我呢,变成了终日阴阴地回旋着的龙卷风,她一回家,风便狠狠地刮向她,刮出了满脸的泪痕、刮出满心的伤痕。在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日子里,她的头发,依然无知无觉地长着、长着。然而,为她系发,已是意兴阑珊。

一日回家,赫然发现,她竟然毫不痛惜地剪去了长发,发尾削得飞薄,一脸的桀骜不驯。

母女关系,至此进入了结霜的严冬期。

我在袭人的寒气里静静地反省,终于接受了一个痛苦的事实:叛逆,实际上是孩子成长历程的一部分,而极具杀伤力的龙卷风,是足以摧毁孩子的自尊与自信的。痛定思痛,自行调整管教方策,减去苛责、减去苛求,给予大度的谅解、给予适度的自由。三尺寒冰,终于慢慢溶解。

上了初级学院以后,她的头发,又慢慢留长了。一日,忽然走进书房来,说:“妈妈,帮我绑两条辫子,好吗?”几年未绑,手艺已疏,系好的辫子,一条粗一条细,怪模怪样,母女俩齐齐笑倒在地……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