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地久》


书名: 天长地久
出版社: 新亚出版社
出版日期: 1994
作品选读: 母亲与谚语 & 屁事

内容简介:

写作对于尤今来说,是一桩天长地久的事儿,她说:“荣辱得失于我而言,犹如痕迹不留的过眼云烟;我在意、我着意的,是如何走出昨日的我,以文思和笔杆,在纸面上织出一个明日的我。“书内的80篇小品文,风格清新,文思明快,行文幽默,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往往可以在会心的微笑里得到宝贵的人生启示。”

作品选读

母亲与谚语

尤今

母亲说话,很有滋味。

不属于滔滔不绝那种“长篇大论”型,更不属于喋喋不休那类“缠脚布”型。

不论遇上什么情况,她总能简简单单地以几句干净利落的话来道出心中的感想。

教我们用功读书,她说:“秀才不怕衣衫破,就怕肚里没有货。”要我们不耻下问,她鼓励地说:“学问学问,边学边问。”有时,我们成绩不好,她就会生气地说:“养子不读书,不如养只猪。”

左邻右舍来说是非,她淡定地应:“是非整日有,不听自然无。”等搬弄是非的长舌妇离开后,她便又对我们说:“来讲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市面上东西起价了,她喟然感叹:“当家方知柴米贵。”偶尔炊煮晚餐时发现缺了蛋,遣我们向邻居借,第二天总毫不含糊的还个一清二楚,对方一推辞,她便正色地说:“有借有还千百转,有借无还一次过。”

朋友的女儿遇人不淑而闹婚变,她叹着气说:“千拣万拣,拣着个烂灯盏。”某个家族出了个败家子,她谈起来,便说:“一粒老鼠屎,搞坏一锅粥。”有人生意失败而养尊处优的妻子被逼外出工作,她同情地说:“马死落地行。”另有人因赌博而输光家产,她下评论:“见过鬼,就怕黑。”

碰上因富而势利的朋友,她无奈地说:“人一宽,脸就变。”遇到爱炫耀的亲戚,她不以为然地说:“有花自然香,何必当风扬。”见到对孩子疏于管教的年轻人,她发出毫不逆耳的忠言:“树小扶直易,树大扶直难。”看到动辄口出粗言的长辈,她又气冲冲地说:“为老不尊,教坏子孙。”

这些语言,不但简洁有力,而且,深含哲理。我们在她身畔长大,日日浸淫于内,就有如植物吸收养分一样,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了深刻的影响。

最近,读《台山资料集──中国民间文学集成 ( 广东卷 ) 》,惊喜万分地发现:书内所收的六百余条谚语,有许多是耳熟能详的。原来妈妈口中的谚语,是过去数百年以来在台山广为流传的!

这些谚语,可说是先人经验与智慧的结晶品,也是千锤百炼的人生警句。它们在“适者生存”的自然定律里,经过千百年岁月的洗礼,一代复一代地留存下来,造福后代的千子万孙。

真个是:“前人种树后人凉,前人种果后人尝”呵!



屁事

尤今

一名性子活泼的朋友,在聚餐会上说了个不很高雅、但却极具娱乐效果的笑话。

有个人,很爱吃蚕豆。一吃蚕豆,便“辟辟啪啪”地猛放响屁。他的妻子对于他这种欠缺“文明”的行为,深恶而痛绝之。后来,终于忍无可忍地下了禁令,不准他吃蚕豆。

生日那天,同事买了一公斤蚕豆送他。与蚕豆“暌违”已久的他,决定背着太太偷偷解除禁令。一粒接一粒地丢进口里,咬得嗦嗦作响、吃得津津有味、吞得踌躇志满。那种味觉与口感锲合无间的满足感,使他快活似神仙。

回家时,来应门的妻子,手执深色丝巾,笑眯眯地说:

“亲爱的,今天是你生日,我要给你一个小小的惊喜。来,蒙上双眼。”

他顺从地让妻子把他双眼蒙上,又顺从地让妻子把他牵到饭厅里,坐下。

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他妻子踅去接听。他端坐在那儿,白天吃下去的那一公斤蚕豆,化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呼啸着要从他肚子里冲出来。他趁着妻子还在一墙之隔的客厅里高声地讲着话的当儿,站起来,让肚里的“闷气”化成一个个又响又臭的长屁短屁大屁小屁。他屁股忽儿朝东、忽儿朝西;左一个、右一个,放得不亦乐乎、放得痛快淋漓。待听到他妻子搁下电话的声音,他赶快自行收敛,正襟危坐。

他妻子来到他身畔,以甜甜的声音说道:

“亲爱的,看看我给你什么惊喜!”

说着,替他解开了蒙着双眼的丝巾。

长长的桌子边,一动也不动的坐着八位尊贵的客人。

众人听了这笑话,全都笑得七歪八倒。

其实,想深一层,这并不是笑话。在现实生活里,不也有些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屁事,却还沾沾自喜的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吗?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