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外有山》


书名: 山外有山
出版社: 成功出版社
出版日期: 1991
作品选读: 风暴与艳阳 & 手足情

内容简介:

《山外有山》不是尤今躲在象牙塔内所发出的喃喃呓语,它是尤今现实生活的真实记录。她的心路历程、生活鸿爪,都明明白白的摊放在书内的100篇小品文里了。她说:“恒远地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偶尔被忧伤的魔爪攫住时,总把希望寄托在明天。把这样的思想贯串在作品内,主要是希望读者能够从中得到积极的鼓舞。”

作品选读

风暴与艳阳

曾有一年多的时间,我住在沙漠里。

小小的屋子,位于遥遥的山脊。外子常常到外地出差,一去数日。我与两岁的孩子,对着寂寂的白墙,“长日漫漫、何以打发”的感觉,总是难堪而又难过地滞留心头。

一日傍晚,屋外突然响起了凄厉的风声。翘首窗外,蓦然惊觉天和地已被骤然来袭的风暴搅成了混沌一片。狂风卷起的细沙,排山倒海地打在窗户与门扉上,整间屋子,猛烈地震动着,好似随时会离地而飞。正惊恐间,身后突然传来了重物堕地的声音,接着,是孩子尖锐已极的哭声。 回首一望,绊倒在桌畔的孩子,满嘴尽是触目的鲜血。扑过去,抱起,骇然发现他嘴角已被桌畔的玻璃斜斜地割裂了。医务所在离家半里以外的地方,风暴又在屋外肆虐;望着怀里血流不止的孩子,我惊得背脊发凉。试以冰块止血,可是,止不了。血汩汩地流着,我的心,好象被人狠狠地戮了一个大窟窿,绝望而无助。然而,我是一个母亲是我孩子头顶的那一爿天,我必须硬硬地撑着。取出了一条被单,我把孩子整个地包裹起来,紧紧揣在怀中,开门,出去。

门外回旋着的黄沙,疯了似的打在我们母子身上,而风势呵,是这样的猛,我们象是两只单薄的风筝,狂乱地作痛苦的挣扎。一寸一寸地拖着走,不敢把脚提起来,恐怕足一离地,风便会就势把我们母子二人卷上天去。终于熬到诊疗所时,胸前的衣服,已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孩子的嘴,鏠了四针„

第二天,我和孩子坐在屋里,我看书,他绘画,恬静和谐。户外,阳光普照,天色亮丽。昨日的风与沙,无影无踪。

自此以后,遇事不惧;因为我晓得:风暴过尽,必是艳阳。

 

手足情

 

孩子坐在厅里观赏由电视播映的武打片,我独自一人留在房里写信。

突然,厅里传来了一声粗暴的呼喝,接着,是女儿尖锐的哭声。

冲出厅里一看,五岁的女儿双手按住左耳, 哀哀痛哭;八岁的儿子,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

置身度外的老大,速速向我报告事情的始末。

原来老二看戏看得兴起,站起身来,呼喝一声,学剧中人飞出了一招“连环三脚”,不偏不倚,踢中了妹妹的耳朵。

我拉开女儿的双手一看,愤怒即刻好似一团火一样由心里烧了出来。她的耳壳后方,出现了一道一寸来长的裂痕。现在,正有丝丝血水渗出 来。

一面替她敷上消毒药水,一面大声斥责老二; 外子更拿出了藤鞭,准备打他手心以示惩。然而,没有想到,涕泪滂沱的女儿却抽抽嗒嘻地开口为他求情:

“爸爸,不要,不要打他!”

“罪行”太深,不得不打。两边手心,各打了三下。他不敢呼痛,只是静静地搓着手,泪下如雨,而一双眼睛呢,却牢牢的看着妹妹的耳朵,眼里有着一层不能掩饰的悲伤。

把女儿抱上楼去,哄她入寝。老二悄悄尾随而来,站在床边,伸出鞭痕犹在的手,把一片胶布递给我。

嗳,他是真心真意地感到抱歉的哪!

当天夜里,全家人都已经入睡了,我在朦朦胧胧间,突然被搬动椅子、捻亮电灯的声音惊醒了。一跃而起,冲去女儿的房间,就在那儿、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了叫我极为难忘的一幕。

我家老二,跪在老三床畔,正轻轻地拨开她的头发,低头验视她耳后的伤痕。

—股热潮,蓦地泛上了双眼。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