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外》


书名: 象牙塔外
出版社: 新亚出版社
出版日期: 1990
作品选读: 昙花 & 木屐

内容简介:

尤今以放任自在的心情,乐观豁达的心态,去看人生、体验人生、感受人生,然后,再以轻松无拘的笔调,写人生、反映人生、表现人生。本书的100篇小品文,真实无伪地展现了尤今的生活观、旅游观、教学观、创作观。她让读者进入她的情感世界、进入她的思想堡垒。她说:“我热切地希望读者能和我一起分享我人生道路所遇到的苦与乐。”

作品选读

昙花

只看过一次县花的开放;那种感觉,凄美而壮烈。

—共五盆,排在大厅的一旁。

圆筒形的主枝,傲然直立。分枝多,呈叶状形,枝上巍巍然地挂着即将灿烂地开放的花蕾。

我和朋友,坐在厅里,喝茶、谈心。

茶原本是甘醇的、话原本是投缘的;但是,今晚,整颗心,都去了昙花那儿,心情有点儿焦躁、有点儿兴奋、又有点儿不安。所以,入口的茶,变得无味;入耳的话,变得单调。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聊着,最后,索性闭口不语了。

等。

在全然的寂静中等。

子夜过后,还是完全没有动静。

意识渐渐地陷入半朦胧的状态中。忽然,响起了一种很轻微、很轻微的声音:“啪 啪 啪、啪 啪 啪”,好象蝴蝶振翼欲飞时所发出的声响。速速睁开眼睛,盆里的昙花,灿烂地、绚丽地、快活地、无羁地开放了。

花,很大很大;色,非常非常白;味儿呢,浓郁强烈。

我看、我闻、我惊叹。

立在枝上的昙花,顾盼生姿,得意非凡。

它尽情地享受人间蜂涌而来的爱。

然而,就在“旖旎风光无限好”的时刻,鸡啼声起,它大限到来。不作无谓的留恋与挣扎,它速速萎谢。

众人齐声叹可惜。

独我,羡慕它。

它辉煌而来、辉煌而去。

生命虽短,不曾浪费一点一滴。

木屐

我是在木屐声里成长的。

木屐,很东方、很传统的东西。它是家居的 “凉鞋”。

三寸来高,木质,漆成鲜亮的红色,上面有弯成弓形的塑胶片。

几毛钱一双,到处都买得到。买了,提在手上,拿回家去,厨房、冲凉房,两头穿。

它轻俏、它也结实。脚一套进去,立刻便有了居家享福的松懈感。

木屐和拖鞋最大的不同是:木屐触地有声而拖鞋落地无声。同样是木屐,然而,不同的人穿它, 却有不同的声响,变化多端,煞是好听。

小时,看母亲足着木屐,在厨房烧饭做菜,“得得得”,木屐来;“得得得”木屐去,一顿热饭热菜便在木屐的“得得得”声中准备好了。当时,心里有一份模模糊糊的快乐,长大了,才晓得那是一种温馨的幸福感。

爸爸胖,脚也大;买的木屐,是特大号的。走动时,“卡卡卡”,声音很沉很重。孩子犯错时, 听到这种木屐声,吓破胆。有一回,躲在厕所偷吸香烟,正又呛又咳地与迷蒙的烟雾纠缠不清时,突然,“卡卡卡”的木屐声由远而近;哎哟,老爸来 也!烟灰与魂魄,齐齐飞散。将猛然拧媳的香烟丢进马桶里,开门逃走。厕所外面,穿着木屐的胖爸爸,以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看我。我呢,贼头贼脑地从他身畔挤过去,很想快快地溜掉,然而,细细瘦瘦的脚,套在宽宽大大的木屐里,偏又走得不快,“巴达巴达”地留下的脚步声,碎碎的、乱乱的,象当时的心境。

木屐穿惯了以后,能健步如飞。有时也穿了它到楼下的店铺买东西。“格格格、格格格”,清脆响亮,心里有一种奇特的自豪感。

曾经想过,成家以后,要买大大小小一大串木屐,排在厨房里,让我的孩子也能有个充满木屐声的童年。

现在,家有了、孩子也有了;但是,木屐呢,上哪儿去买?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