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我》介绍

ff

《泉州晚报》

20-12-2015

《父亲与我》介绍

郭培明 (泉州晚报副总编辑)

尤今在东南亚和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出版的作品多达168部,种类涉及小说、散文、小品、游记、传记,读者遍及全球华人圈。与其作品相对应,她的足迹也遍及全球100多个国家。优渥之家,美女作家,读万卷书,走万里路,不断行走,且走且写着的尤今,应该让很多人“羡慕嫉妒恨”吧。在今天这个过分看重颜值的年代,尤今当年的成名靠的是她自己的才华。无论当教师还是做记者,她都倾注了全部的热情与爱心。我读过的尤今作品不算多,只是看到那些书名,比如《阳光竟是甜的》《含笑的蜻蜓》《我心中有盏灯》《生命线上的掌声》《一壶清茶喜相逢》《亲爱的青蛙》《走路的云》《跳舞的向日葵》《听面包歌唱》等等,就觉得有股温情在流动。尤今的文字,有女人的细腻,有母爱的真诚,有智者的思考,当然也有行者的忧虑。本以为尤今作品风格多是柔美的,但读了《父亲与我》,则让我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尤今。尤今的父辈是广东台山人,母亲的祖籍是海南琼州,而她成长的地方则是怡保,一个粤语可以通行的马来西亚山城。尤今对我说:“在怡保,我的父亲知名度极高。”她的父亲叫谭显炎,《父亲与我》的前半部《马来亚敌后工作回忆录》是谭老先生的作品。尤今的读者知道她的家族经商有方,在新加坡建筑界颇有声名,却很少了解其不凡身世。1942年,日军把魔掌伸向东南亚,热血青年谭显炎投身抗日活动,飞赴中国重庆,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两年后被编入联军136部队,从印度乘坐潜艇回到马来亚从事情报工作,在丛林中出生入死两年多,直到日本投降。那段难忘的经历简直就是一部小说,战后荣获东南亚联军总司令蒙巴顿授勋的谭显炎,只拿了几千元的解散费就退伍了,他说:“我的作战生涯完全是本着反对日本侵略暴行的爱国热忱,不会计较报酬多少。”人生总是有失有得,谭先生最大的“得”便是获得了陈陶然,一位知书达礼的富商女儿的爱情,在当地上演了一出“英雄配美女”的佳话。父亲从开采锡矿到办报纸,母亲从撰写长篇小说转身为相夫教子的“贤内助”,一路从怡保走到新加坡。父母走过的路并不容易,然而有个共同的爱好一直保持着:阅读。我们可以从这本书中解开一个谜底:尤今这块“金子”是怎样炼成的。阅读,并且写作,最后水到渠成,成就了今天的尤今。“文字,是会感恩图报的。”尤今轻声这么说着,相信这是她发自内心深处的一句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