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队出击

李叶明

 

3月15日出席了在新加坡国家图书馆举办的一场新书发布会。出书的是本地著名女作家尤今。尤今在中国的知名度也很高,一度与三毛齐名。因为她酷爱旅行,走过上百个国家,游记写得非常棒。

除了游记,尤今也写小说、散文和小品文。她还是个美食家,自己煮得一手好菜。我就曾吃过她做的甜品。说来惭愧,那天她把保鲜盒交给我时,说了甜品的名字,可我转眼就把名字忘了。但后来一吃,那美味却久久不能忘。可我哪还好意思再跟她去讨啊?

不过,最令我眼馋的,不是她的甜品,而是她的作品。尤今是一位多产作家。用得奖无数、著作等身来形容,是一点都不过份的。据统计,截止今年一月,她已经出版了168本书。假设每本书的厚度仅为一厘米——这绝对不算厚,那也有1米68了!

尽管出了这么多书,可这本新书却还是独一无二,是尤今从来没写过的体裁。因为它既不是小说,也不是散文,更不是游记,而是回忆录,回忆的是她父亲谭显炎,书名叫《父亲与我》。而最特别的,是该书分成上下两部分,一部分是尤今回忆自己的父亲,另一部分则是尤今父亲撰写的遗稿《马来亚敌后工作回忆录》。

敌后工作?没错!尤今的本名是谭幼今,她的父亲谭显炎,是一位抗日英雄!是当年赫赫有名的136部队的一员!

话说当年英军战败,由于败的实在太快、太狼狈,所以完全失去对沦为敌占区的马来亚的情报来源。所以,戴维斯等三名英国军官打算成立一支特别部队,秘密潜回马来半岛刺探军情。可是英国人回马来半岛太容易暴露。最理想的,是有熟悉当地情况的华人来参与。

后来,戴维斯找到林谋盛——本地家喻户晓的抗日烈士,并通过他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成立了中英合作的136部队。尤今的父亲谭显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调往印度接受特训。

其实谭显炎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就毅然回中国参战了。他曾经在重庆的军校受训两年,之后转战多个战区,战斗经验丰富,所以很自然地成为136部队的首批成员。

136部队的训练极其严格。部队人数不多,总共才40多人,但个个文武双全。他们都佩有一个特别徽号——龙。所以根据受训批次,他们又被称为龙一、龙二……直到龙六。

谭显炎是龙一队的十余位成员之一。当时,戴维斯要挑五个人首发潜入马来半岛,谭显炎又是其中之一。此行,他们要乘潜水艇横渡印度洋,在无人接应、对敌情完全不掌握的情况下登陆,还要做到销声匿迹,在敌占区生存下来,收集情报,建立营地,为后续人员和物资的到来做好准备。他们是先行者。出发时,除了随身装备,他们每人还带上了一颗数秒钟内即可致命的药丸……

这次出击的全过程,被谭显炎如实的记录了下来。经过八天航程,他们最终惊险万分地重新踏上那片熟悉的故土。在之后两年多的战斗生涯中,谭显炎坚持天天写日记。战后根据自己七万多字的战地日记,他整理出了《敌后工作回忆录》,只可惜没来得及出版,老人家便过世了。

这次尤今终于替父亲完成了心愿。尤今说,父亲的文笔很好,书中虽然写的都是真人真事,但文字引人入胜,人物形象也很鲜活,感觉就像在读小说一般。而书中也揭开不少历史的谜团,也写到了林谋盛烈士遇难前后的情况,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而且在发布会后,尤今打算把父亲的战地日记手稿捐给国家档案馆。这恐怕是新加坡庆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最珍贵的礼物之一了。

2015-03-19  刊于《国际先驱导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