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


书名:
出版社: 教育出版社
出版日期: 1979
作品选读:

内容简介:

书中的五个短篇小说,全以女性为主角。《焰》写的是将爱情当作生活全部内容的学府女生;《壳》刻划的是误将物质享受当作快乐泉源的虚荣女性;《烙》写的是对家庭生活感到厌倦的早婚妇女;《暮》写的是心怀寂寞的老妇;《模》写的是受经济压迫而差点掉入火坑的少女。她们都是尤今从现实生活里掇取出来的典型人物。

作品选读:

自序

隔了那么多年,我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我第一篇作品被发表时那份快乐达于顶峰的狂喜、那种兴奋过度而手足无措的激动。

小五那年,华文老师在班上出了一个每年必定一出的题目:“我的志愿”。当时,我家居闹市,附近有好几个出租连环图书的小书摊,每天放学经过那儿时,我总看到许多身著校服的小学生,坐在矮矮的小木凳上,津津有味的沉浸于“刀光剑影”的世界中,痴痴迷迷的蜷缩在那“鬼狐妖魔”的洞穴里。年方十一的我,虽然连文学的定义都搞不清楚,但却“大胆”地立下宏愿。希望自己在日后能以一根美丽多采的笔杆变出个个生动吸人而健康有益的儿童故事,藉以“拯救”心纯如纸的儿童,使他们的心灵不致为不当的读物所蹂躏。

作文分发回来,一向吝于给分的华文老师,居然给我打了个八十分,且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前一字一句的念了出来。那一天回家以后,怀着一份被赞赏的喜悦,我将这篇以《我要做个小小童话家》为题的作文一字不漏地在撕下的单线纸上抄了一遍,套进信封里,瞒着家人,也瞒着朋友,悄悄地将一份童稚的希望寄了出去。接下来的日子,每逢翻开报纸,心便“卜卜”地跳到喉头而双手也抖得难以自持。然而,两个月过去,投出去的作品仍然无影无踪的。沸腾的热望,随着逝去的日子而逐渐地冷却,就在我以为希望化零的当儿,某天傍晚,放学归家,一踏入屋子,父亲就带笑地喊住了我:

“怎么这边有个人和你同名同姓又同校啊?”

我如箭地飞奔过去,一把抢过了报纸,强自压抑狂跳的心,顺着父亲的手势,我看到了自己那篇以歪歪斜斜笔书写成的作文,全部变成了方方正正的铅字,舒舒服服的躺在报纸一隅。苦候多时的焦灼,以为希望落空的失望,在刹那之间,全化作了一股袅袅远去的白烟;而那难抑的兴奋,却变成了一群翻飞的彩蝶,在我心弦上谱出此生难忘的优美音符。

在隔了十六年后的今天,我虽然做不成童话家,但写作的兴趣,却溶进了血液里。

写作与阅读,是不可分割的两部份。我爱书的个性,似乎很小便在家庭不断的熏陶下显露了。父亲常常读书,所买的书有图文并茂的,也有纯粹文字的、有白话的、也有文言文的。对书,我是个贪婪的孩子,常常深更半夜犹伏案以目吞噬一切可被消化与不可被消化的;而当许多同龄的孩子将时间消磨在户外的游戏时,我却像只永远不饱的大蠹鱼般,躲在房间里一点一点地啃吃本本或厚或薄的书籍,为书中情节而悲叹而流泪,而欢欣跳跃。许多知我熟我的朋友总说我感情丰富。我想,我对人对事那一份敏锐的感受,也许就是通过书本而培养起来的。

由小学而中学,由中学而大学,我都在书堆里成长。大学毕业后,我跃入了一个更广阔的书海——国家图书馆里。在那儿浸了整整三年,所看过的书本,无以计算。书本为我的精神世界开拓了一个又一个新境界,我快活一如水中鱼,林中鸟;然而,另一方面,工作性质的枯燥无味却使三年成了忍耐里的极限。

进入南洋商报,是梦的实现。这个梦,不是苍白无光的,而是绚灿多采的。从广泛的接触面里,我吸收了许多书本所无法给予我的智识,这些活的智识,不但充实了我、启发了我,有好些还被我利用作为小说题材:比如说:《暮》这篇小说,就是我多次到老人院采访新闻,逐渐搜集资料而写成的!

这些年来,我在南洋商报的副刊和文艺性的杂志发表了数量不算少的作品,这些作品,包括散文、游记、小说、访谈;在这几种不同的体裁当中,不能否认,我偏爱小说。小说,是刻意经营的结果,是心血的结晶。

曾有许多人问我:为什么我的小说多以单字为题?我个人时常感觉:为文取题,就有如为儿取名一样,是一门不易讨好的“学问”——字数太多,不像文题;字数太少,又难以达意。有鉴,每回完成了一篇小说以后,我必会苦思一个足以贯穿全文主题的单字而用作题目。以单字为题,不但可以避免上述的弊病,且又富于含蓄的韵味;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收在这本集子里的五篇小说,都是以女性为主的。她们来自不同的层面,有着不同的生活;代表了不同典型底人物对人生不同的看法。

“焰”写的是将爱情拥在怀里当生活全部的学府女生、“壳”写的是误将物质享受当作快乐泉源的虚荣女性、“暮”写的是心怀寂寞的老妪、“模”写的是受经济压迫而差点走入火坑的少女。

她们都可以说是我从生活掇取出来的人物,不是凭空杜撰的;也因为这样,我对她们终于有着一份固执的偏爱——纵然“她们”有着许多有待纠正的缺点。

对于多年以来一直鼓励我、帮助我,使我有勇气继续不断地从事创作的谢克先生、各位师长友好;以及让我有机会出版这本小说集子的教育出版社,拨冗为我设计精美封面的黄明宗先生,我衷心感谢!

尤今
七八年十月
取自短篇小说集《模》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