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鱼在天》


书名: 飞鱼在天
出版社: 玲子传媒私人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08
出版社电话: 62935677
作品选读: 一条金项链

内容简介:

《飞鱼在天》这部小说,共分两辑。

第一辑收录了9则短篇小说,包括了千来字的微型小说和5千余字的短篇小说。第二辑收录了两个3万余字的中篇小说。

“情”是萦绕全书的中心,小说所反映的,包括了祖孙情、母子情、师生师、友情、爱情等等。尤今以繁复多变的创作技巧,分别在中短篇小说里提出了许多令人关怀的问题。有些小说,尖锐如刀刃;有些小说,悲凉如寒霜;有些小说,温煦如阳光;有些小说,则充满了难以逆料的“惊叹号”。读着时,你也许微笑,也许流泪;在泪光笑影中,它们肯定让你深思。

作品选读

一条金项链

尤今

在昆明市的一家餐馆用过了晚餐,高韵亭在附近热闹的街巷东逛西走,消磨了一个多小时后,便又习惯性地走向了“健健足浴中心”。

自从半个月前从新加坡飞到昆明来公干后,高韵亭便爱上了浴足这种保健方式。在放置了药材的木桶里注入热水,非常好闻的中药味儿便会随着袅袅冒起的烟气弥漫一室。双足放进去时,“滋”的一声,一股暖流好像一条无形的蛇,由足踝飞蹿到小腿,而后曼延全身。在初冬的夜晚,这种暖烘烘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受寒的五脏六腑里贴心地安置了一个暖气机,十分受用。

高韵亭非常喜欢“健健足浴中心”那位年轻的服务员小卓,纯朴憨厚且不说,令人感动的是那股倾尽全力的工作热诚。她总在按摩足部之后,主动地为她搓肩揉背。她的手势柔中有刚、刚中寓柔,轻重疾缓也拿捏得恰到好处。

高韵亭在昆明逗留期间,天天都来,每次来,都指定由小卓负责按摩。

一回生,两回熟,从谈话里,高韵亭知道小卓成长于单亲家庭,父亲老早去世,由务农的母亲含辛茹苦地将她抚养成人。有一回,谈起乡下的老母亲,她的声音,突然流出了眼泪:

“端午节都过去半年了,我回去看她,她巴巴地从橱子里拿出一个粽子来,说是隔壁的冯大妈送给她的。冯大妈有个儿子,在大理工作,端午节时捎了一串粽子回家。妈妈说,那个粽子是老远从大理买回来的,一定很好吃,所以,特地留给我。留了那么久的一个粽子,早就干了、硬了,变得好像石头一样,哪里还可以入口!”

高韵亭听罢问道:

“那你为什么不接妈妈到城里来和你一起生活呢?”

话一出口,高韵亭便察觉了自己的愚蠢。

小卓垂着头,没有出声。

明天一早,便得飞离昆明了,高韵亭这晚特地为小卓准备了一个五百元的红包。五百元人民币,折合新加坡币才一百元,然而,对于小卓来说,却可算是一笔为数不少的外快了。

小卓一面以灵活的十指在高韵亭脚板的穴道轻重有致地按来按去,一面恋恋不舍地问道:

“您什么时候再来昆明呢?”

高韵亭答:

“短期间大约不会来了。”

小卓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高韵亭真心实意地说:

“小卓,你手艺出色,服务态度又好,客人一定比别人多。以后,储够了本钱,自己开一间按摩中心,便可以接妈妈到城里来住了。”

小卓点头,双眸浮起了一层彩色的雾。

足部按摩好了,小卓说:“我给您按按肩背吧?”高韵亭颔首。小卓嘱她坐直,绕到她身后去,把双手化为棰子,大拳小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纷纷落下,把高韵亭白天累积的疲劳一点一点地打掉了;接着,拳头变成爪子,一松一紧、一张一弛地抓抓捏捏,推推拿拿,高韵亭觉得自己身上每一条筋都被她揉得服服帖帖的,有说不尽的舒适。

离开前,高韵亭把准备好的红包取出给她,小卓愣愣地看着她,没有伸手去接。高韵亭把她的手拉起来,将红包塞进她掌心里,说:“回去乡下,看看妈妈!”小卓眼帘下垂,眼睫毛微微颤动着,她没看高韵亭,只低哑着声音,嗫嚅地说:“啊,谢谢!”

高韵亭走后,小卓弯着身子,用布拭擦高韵亭坐过的那张软皮椅子,这时,她眼里的温柔全没了,反之,两颗眼珠闪出了类似警犬一样锐利的亮光,她熟练地将手探进了软皮坐垫的夹缝里,不出所料,高韵亭颈上那条金项链,不偏不倚地落进了夹缝里。她小心翼翼地把项链紧紧地握在掌心内,神情镇定地走进洗手间,把门锁上。摊开掌心,满手的金光闪烁。刚才,借着为高韵亭按摩肩背的机会,她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开了金项链的锁合,金项链一如所愿地掉了下来。此刻,在那一圈一圈闪闪烁烁的金光里,母亲多皱的脸庞突然清晰地浮现出来。乡下的那所老房子,简陋破落,漏水、进风,她很想内内外外大事装修一番,让年迈的母亲能安享晚年。可是,凭她微薄的薪酬,就算母亲能够活上两百岁,这个愿望,恐怕依然还是“镜中花,水中月”。人世间,很多梦,都能等,唯有尽孝不能,不能呵不能!穷则变,变则通。她专向配戴首饰的外地客下手,惯用伎俩是游说她们选择较为合算的按摩配套,落力服务,赢取信任,然后,在她们来最后一次时动手。她已经得手几次了,然而,这一回,愣愣地看着掌心里的“胜利品”,不知怎的,她硬是高兴不起来。

高韵亭是上了飞机以后,才发现颈上的金项链不翼而飞的。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掉落的,她脑子一片空白,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那是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呢,她觉得十分懊恼。

取自短篇小说集《飞鱼在天》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