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微笑》


书名: 金色的微笑
出版社: 新亚出版社
出版日期: 1991
作品选读: 蝙蝠叔叔

内容简介:

收录了六则短篇小说,小说里的主人翁,在生命的某个历程中,遭受丧母、丧偶之悲;熬受失恋、失婚之痛;忍受无伴、无财之苦,然而,他们都不曾把一切的不幸和痛苦归咎于命运而让自己永远地沉沦于苦海;反之,他们各各以不同的方式挣脱命运的桎梏,为自己重新戴上“欢笑的花串”。每一篇主题积极的小说,都充满着一种令人奋发向上的力量。

作品选读

蝙蝠叔叔

尤今

蝙蝠叔叔住在怡保。

小的时候,我常常和爸爸上他的家去。他的家座落于郊区一条小巷的尽头,非常的幽静。

蝙蝠叔叔长得很好看,他有一头卷曲的头发,黑而亮;而每当他笑起来时,脸上还有两个浅浅的酒涡轻轻地旋转着。也许是经常到深山去打猎的关系吧,他肤色黧黑,全身肌肉显得非常结实。

蝙蝠叔叔是家中独子,他成人以后,父母在一场致命的车祸里双双亡故,留下了一大爿橡胶园给他,他就靠着这一大片橡胶园过日子.

他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唯独对于女人和打猎,兴趣特浓。

他常常带了擦得发亮的猎枪到深山去打猎,他的囊中物,常常是一只只黑黑大大的蝙蝠。每回猎到了蝙蝠,他便会打电话来给爸爸,请爸爸上他的家去。

第一次在他的家看到蝙蝠,我吓得尖声囔叫。

四、五只深褐近黑的蝙蝠,软绵绵地倒在墙角处。身体两侧那状如薄膜的翅膀,大大地摊开着,好似女巫的黑袍,阴森诡谲。整个大厅,散发着一种蝙蝠特有的腥膻的气息。

叔叔看到我被吓得煞白煞白的脸,忍不住笑道:

“蝙蝠原本是吸血鬼啊!它们每天半夜出来吸食别人的血,现在,叔叔把它们的魂慑取了,它们从今以后作怪不得了,你还怕什么!”

天!这一番解释,更增加了我对蝙蝠的恐惧感,我躲到爸爸的身后,用一双发冷的手,紧紧地扯着他的裤子。

那一年,我六岁。

爸爸打发我到户外去玩,门外有个小沙丘,我蹲在那儿,用泥沙来铸造小屋子、小人儿,正玩得开心时,一股混合着中药的香味儿,慢慢地由户内溢到户外来。爸爸离开叔叔的家时,手上往往多了一个方形的塑胶盒子。一回到家,便兴致勃勃的钻到厨房去,蹲在炭炉前,生起炭火,把塑胶盒里的东西倒进瓦钵里,加水、加药材,慢火煮。适才那股好闻的味儿,又溢了出来。

晚膳时,桌上有一大碗“伸手不见五指”的汤。爸爸给每个孩子舀了一碗,妈妈不肯吃,所以,剩下的,他全部包办。那汤的味儿,很鲜、很甜,汤里的肉,软软的,吃在嘴里,很难分辨出到底是鸡肉还是猪肉。

问爸爸,他笑而不语。

等孩子们把汤全都喝了,爸爸才轻描淡写地说:

“怎么样?蝙蝠肉,美味吧?”

什么?我刚才吞下的,居然是那丑恶不堪的蝙蝠肉?我愣愣地张着嘴,觉得胃里翻搅得很厉害,仿佛有两个黑色的大翅膀在那儿拼命的抖动,我嘴唇哆嗦了老半天,终于,忍不住了,放声大哭!

爸爸想不到我反应那么剧烈,赶快放下了碗筷来哄我:

“嗳,蝙蝠是坏蛋,整天只会破坏米呀谷呀等农产品,它又会把疾病传染给我们,所以,叔叔才把它们打下来,让我们煮汤喝。喝了蝙蝠汤,身子特别强壮,不会生病的呀!”

我抽抽搭搭地问:

“蝙蝠会不会在我肚子里飞来飞去呢?”

爸爸愣了愣,突然大声笑了起来,笑得整张脸挣得通红通红的。

这一件事,印象太深刻了,从此,把那叔叔叫做“蝙蝠叔叔”。

爸爸这位小学同窗蝙蝠叔叔,在小镇怡保,名誉好象不太好,有一回,在蝙蝠叔叔的家,我听到父亲苦苦地劝他:

“你的年龄也不小了,该找个勤快的女孩来成家,一方面在生活上照顾你,另一方面,给你生几个孩子,老来也有个依靠。你现在东惹惹、西沾沾,整天玩感情游戏,弄得名声坏了,以后,谁还敢嫁你!”

“没人敢嫁我?老兄,不是我夸口,只要我开声,就有成打女人等在门口!”蝙蝠叔叔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吊儿郎当地说:“老实说吧,我可不愿意找个固定的女人来约束我。我现在感情打游击战,自由快活。”

我倚在桌旁听他们聊天。他们的谈话内容,我一知半解,似懂非懂。所以,忍不住开口问道:

“爸爸,什么是游击战?”

两个男人蓦然惊觉我这个小人儿的存在,立刻噤声。

爸爸站起身来,到墙角那儿去拎蝙蝠。四只魂归天国的蝙蝠被他拖在手里,好似四只形体干瘪萎缩的女巫。爸爸一面走向厨房,一面嘀嘀咕咕地说:

“要是成家了,猎到蝙蝠,你妻子自然会给你熬一锅好汤,何必要我巴巴的赶来替你效劳!”

“老兄,我这人最爱有福同享了!猎到蝙蝠而不分你一杯羹,还算是朋友吗?”蝙蝠叔叔在厅里嬉皮笑脸地大声回应。

这时的我,由于常常见到蝙蝠,对蝙蝠的恐惧感也慢慢的消失了.

有一回,缠着蝙蝠叔叔,问他怎样捕猎蝙蝠。他笑眯眯地说:

“蝙蝠喜欢群体聚居于山洞或是树洞里。当它们栖息时,身子倒吊,静止不动。只要瞄准它们,砰砰几声,就完蛋了。”

心里觉得残忍,可是,想到蝙蝠有千种百种的害处,便又觉得它们罪有应得;而喝着甜美的蝙蝠汤时,心里也没有罪恶感了。

上了小学之后,课文里有一章是简单介绍各类飞禽走兽的,蝙蝠也在其中,我这才发现:蝙蝠和人一样,也是有好的、有坏的。好的蝙蝠能消灭害虫,传播花粉,扩散种子,有益人类。我也从中认识到:只有极少数的蝙蝠以吮吸血液为食粮,大部分的蝙蝠,以果实、花或者是小动物为果腹之物。

想起蝙蝠叔叔把蝙蝠称为“吸血鬼”,心里竟对他起了轻微的反感。后来,再也不肯吃蝙蝠,是因为我知道了蝙蝠一年只繁殖一次,而每窝仅产一子。

爸爸这时好象与蝙蝠叔叔有了嫌隙,绝迹不上他的家去了。奇怪的是:许多来往于我们家的朋友,都交头接耳的谈蝙蝠叔叔,声量压得很低,小孩子一走近,他们便中止了谈话。

过了不久,爸爸因为谋生的关系,由马来西亚北部的小镇怡保南迁至新加坡,我们和蝙蝠叔叔也正式失去了联络。

过了许多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当年蝙蝠叔叔在怡保,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过错。他和一名女友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那名女友怀了身孕,他不肯娶她。她情急之下,找了个土医来堕胎,手术做得不好,含恨而死。

愤怒的爸爸,为了这事而和蝙蝠叔叔正式绝交。

这事,一晃已三十年了。

我八岁随同家人由怡保移居新加坡,故乡的人、故乡的事,我记得的,不多。可是,蝙蝠叔叔始终不曾被光阴的河流冲走。

去年,有朋自远方来。来的,是爸爸在怡保的一位老朋友郑伯伯。旧友重逢,当然话旧。聊及蝙蝠叔叔,不胜唏嘘感慨。

“他孓然一身,无亲无故,现在,已住进了一家老人院。”

顿了顿,郑伯伯又说:

“他年轻的时候,喜欢猎食蝙蝠。蝠与福同音,整天杀蝙蝠,是会折寿折福的呀!”

郑伯伯走了以后,爸爸拿出了一百块钱给我,说:

“你到怡保去过年时,顺便去光明老人院探望探望他吧!”

光明老人院,规模很小,只有二十来位成员。蝙蝠叔叔的床位,在最内靠近墙壁处。我吃力地提着一厅饼干、二十来个大红柑、一罐奶粉、还有一打鸡精,慢慢地向他走去。

走近时,我的脚,蓦然象加入了千斤铁,沉重得令我举足乏力。

啊,啊,蝙蝠叔叔已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一个人。

他坐在床沿,很瘦很瘦,象是一棵腌渍了很久的白菜,干而皱。两颗门牙掉了,没有装上假牙,唇皮儿整个瘪了进去。他穿着黑色的布质上衣,袖子半卷,衣服敞开,露出了里面那一件发黄的背心;布质的裤子,也是黑色的,有一个大大的结,漫不经心的打在裤头处。

他像是一只萎缩了的蝙蝠。

“昌荣叔叔。”我嗫嚅地喊。

他茫然地看着我,下意识地抿了抿嘴,那多摺的脸,突然浮现了两个我极端熟悉的酒涡。我脱口喊道:

“蝙蝠叔叔!”

他的身子震了震,整张脸,忽然象活过来一般,骤然有了生气;他嘴唇嗡动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了声音:

“你......,你是谁?”

“我是老谭的女儿,从新加坡来。”

我说着,从皮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他。

那是一张拍摄于三十余年前的黑白照,是蝙蝠叔叔在他的家门前为我和爸爸拍的,爸爸的手里,提着蝙蝠叔叔猎来的蝙蝠,我站在爸爸身畔扮着淘气的鬼脸。

现在,垂垂老去的蝙蝠叔叔捧着这张照片仔细地看。他看得那么的久、那么的专注,仿佛是在看他自己一生的岁月。

我把一百块钱放在床边的小橱上,说:

“爸爸托我带点钱给您买东西吃。”

他抬起头来,看看橱上的钞票,看看我,又再看看照片,然后,放下了照片,伸出微微颤抖的手去抓橱上的钞票。把那两张面额五十的钞票放在膝上,他不断的用手去抚、抚、抚。钞票本来是不皱的,经他这样一弄,反而皱了起来。

半晌,抬眼看我,啊,眼眶里,满满的,都是泪!

“你爸爸,嗯,你爸爸,不再生我的气了?”

那口吻,那语气,都象是在乞求宽恕。呵,这个年届古稀的老人,是如何的被往事苦苦的折磨着呀!

我嗓子喑哑地对他说道:

“蝙蝠叔叔,我爸爸要我告诉您,过了年以后,他会到这儿来探望您!”

取自短篇小说集《金色的微笑》

Go 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