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在路上

2011-12-13

综合新闻部 金秋怡

世界华文旅游联合会文学大家余光中、陈若曦、知名作家陈丹燕、尤今,齐聚由华南理工大学,为广大师生演讲了旅游文学与人生的课题。

今日的华工一改往日理工科大学的作风,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文学讲座,名曰,旅游文学与人生。此讲座早已名声在外,于是长队的慕名而来的人从励吾楼蜿蜒地排到逸夫科学馆与人文馆交汇的路口。余光中、陈若曦、陈丹燕、尤今这四位主讲嘉宾便是这排队的源动力。

01

 

由华南理工大学改革与发展研究院、暨南大学文学院、香港中文大学联合学院、香港《明报月刊》、世界华文旅游联合会主办,华南理工大学团委、校宣传处协办的“旅游文学与人生”讲座10:15在励吾楼开讲。会场早已是济济一堂,甚至是水泄不通。在彭新一校长简洁的致辞后,潘耀明先生主持着讲座正式开始。

02

余光中先生,在无数渴望的目光下,开始了第一个演讲。余先生是一名老者,更是一名阅历无数的行者。他在演讲中,没有太多涉及旅途的回忆,而是围绕着旅游与文学的亲密关系展开了阐述。提及旅游文学,余老首推《西游记》,这部以“唐朝玄奘的出差报告”《大唐西域记》为原型的小说,展示了魔幻的取经旅途。而后,余老又介绍了徐霞客的游记、荷马的《奥德赛》、马可波罗游记等若干书籍,浅谈了书中的旅游文化。余老简单地诠释了旅游的动机,包括观光、朝圣、逃难等;又道出了独游与伴游各自的诱人之处,并建议大家都去尝试。严肃之后,余老通过展示各国钱币讲述了各国风土人情或人文历史,别处的物情与人情都娓娓道来。例如,君主制国家的纸币上往往印有国王头像,文化历史悠久的国家钱币上多是画家、文学家、建筑家的头像。一张张小小的纸币,在余老的解读下,俨然成了文化的符号,而这一切全是来源于其旅游的积累。

陈若曦女士对当今中国的旅游环境堪忧,她说,虽然境外游客源源不断地来到中国观光,但是比起欧美各国,来中国的外国游客还是太少;她说,中国人要多写一写自己的国家,吸引别人来中国旅游,旅游软实力需要提高。她又讲了一个于印度遇到的中国人的故事:那位中国人因文革旧事心中对祖国本是不满,在观光了印度贱民的不幸生活后,感慨相较之下生活在今日的中国算是幸运,转变了之前的观念。陈若曦女士说这便是旅行之教育功用,所以年轻人要多多出门远游。

陈丹燕女士则是四位嘉宾中唯一闯过北极的勇士。她提及在北极跟随中国科考队科研的日子,依然难掩兴奋,那些无与伦比的经历,都对她自身写作成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陈丹燕女士出生在改革开放的黎明前,少年时期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热望,而且自小立下了当一名作家的终生梦想。她自20世纪90年代起便四处游历,多是独游,非常幸运地在旅途中得到陌生人善意的帮助。然而面对当今中国游客在世界的形象,陈丹燕女士不免失望,她说,我希望你们以后去国外少买几个LV包包,少沉溺于购物,多多去寻找精神的具象。

尤今女士最后一个演讲,作为一个游历过90多个国家的作家,她本人就是一个故事大王。然而因时间有限,她不断抱歉说“这个故事没时间讲了”,台下观众则齐喊“讲”。尤今用风趣的语言讲了几则旅行中的趣闻,引得众人又是鼓掌又是大笑。只是讲到最后一个故事“威胁”的时候,会场里没有了笑声。这是一个古老的畜牧民族以排斥游客的方式来坚守民族传统的故事。一旦游客蜂拥而至,他们将会被当作奇物观赏,而难逃被改造的命运。游客与原住民的关系要如何处理,这是尤今女士最后留下的问题。

03

在一连串学生提问、嘉宾解答后,余光中先生应众人要求朗诵了一首诗《民歌》。余老先前已经到室外与进不了会场的同学们共同朗诵了一遍,此次与会场内的观众应和朗诵,滔滔的诗句在齐声中更是震撼人心。诗诵毕,掌声落,讲座完美结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