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 行走在滇西大地

作家专访

来源: 云南日报
2009-05-01
花潮

4月的滇西,柳绿花红。

“我一定会再次踏上云南这片神奇的土地”,应了几年前的这句话,新加坡华文作家尤今与30多位海内外华文作家一道,踏上了滇西采风之旅。 尤今曾两次来到云南,到过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泸沽湖、香格里拉,在她的笔下绽放出独有的美丽;冬天的丽江古城,至今仍在她的记忆中氤氲着一脉古朴与瑰丽:住在古城一户人家,早上起来打开房门,感觉一下子就融入了古城那幽幽古韵之中。晚上,广场上随处可见对歌的人们,那歌声让人沉醉……尤今说,早在滇西采风活动开始之前,她看到滇西一线的采风路线后,就非常向往,这也是极少参加团队旅行的她再次来到云南的原因。踏上滇西的土地之后,每年数次出国旅行、足迹走遍全球80多个国家的尤今,再次体验到了云南的另一种魅力。腾冲、梁河、盈江、瑞丽、畹町、芒市……一路走来,一路葱茏绚烂的花木、浓郁独特的民族风情、深沉厚重的历史文化,令她目不暇接、怦然心动。“云南太美了,简直就是一张活的风景明信片,移步换景,太美丽、太丰富,让人永不厌倦”,尤今由衷地赞叹,“每到一处,就在我的眼前打开了一扇窗,往里看,里面五光十色。” 在这五彩的光芒中,丰富多彩的云南少数民族文化对尤今有着深深的吸引力,傣族的泼水节、阿昌族的刀文化、保持着传统建筑风格的德昂族新村……身临其境、耳闻目睹云南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和生存状态后,她感慨良多。她说,在多姿多彩的民族传统文化后面,呈现出一个事实:少数民族在中国受到的尊重和平等对待为别的国家所罕见,中国各级政府在保持各少数民族的意愿、文化、习俗等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这不仅是促进民族和谐的重要举措,对保护和传承少数民族文化传统也很重要。“在泼水节,当我们感觉到沁心清凉的一刻,也感受到了傣族人民诚挚的友谊,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保存完好的民族传统文化。”尤今说。 瞻仰滇西抗战遗迹,也是此次滇西采风活动的重要内容。父亲曾是东南亚抗日名将的尤今,更有着与别人不一般的情愫。参观腾冲国殇墓园,她心潮难平,她认为,国殇墓园不应该仅仅被视作一个纪念抗战将士的地方,而应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的素材,列入当地中小学课堂教育,由老师把学生带到墓园,实地上一堂国民教育课,让历史深深地根植于学子的内心,从心底里升起爱国的意识,世世代代永远铭记。她还主张在对史实进行理性认知的过程中,融入感性的东西,“每一个墓碑后面,都有一个触动人心的故事,可以深入地挖掘这些故事,让史实结合文学的笔调,由静态到动态,感性地来抒写一个个历史的真实,比如可以写成电视剧等。否则,那些牺牲的生命只是一个个冷冰冰的墓碑。” 今年1月,尤今的自传体纪实文学《我是一尾沉默的鱼》和《没有选择的选择》出版,至此,她共出版小品文、小说、游记、散文等文学作品139部。用“著作等身”来形容她,并不为过。即便如此,尤今认为,要写出好的、有新意的作品并不容易,尤其是要把熟悉的、司空见惯的东西写出新意,无论对于外来作家还是云南本土作家,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就需要深入地扎根于现实,“沐浴在现实的阳光和风雨之中,要有泥土的芬芳和自然的灵秀”,与所要叙写的对象同呼吸,以敏锐的新视角找到值得关注的点,将文学的笔调结合真实的故事、历史文化,从而写出真实而精彩的作品。 采风即将结束时,尤今说:“云南太美丽、太丰富,是来了还想再来的地方,此行让我透过一扇扇窗口看到了云南的美丽,今后我还会再来,寻找那打开一扇扇大门的钥匙,走进去,采撷那些绝美的鲜花。” 尤今简介:尤今,原名谭幼今,新加坡人,著名华裔女作家。尤今的作品散见于新加坡,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以及马来西亚等地。至今已出版小说、散文、小品、游记、报告文学等139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