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要在孩子心中种植一棵“文字的树”

著名华裔作家尤今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文字永远不会死亡”

本报记者何腾江 实习生 陈施雅

来源:《中山日报》

2008年12月

 由来自新加坡、菲律宾、新西兰、意大利等10多个国家的14位华裔作家组成的考察团——“华裔作家感悟岭南”于11月29—30日走进我市进行文化考察访问,考察团分别参观了孙中山故居,了解一代伟人孙中山的事迹;参观香山商业文化博物馆、中山步行街,感受中山经济发展的脉搏;参观小榄文化产业基地,体验中山文化艺术进基层等。

在访问期间,本报记者专访了新加坡著名华裔作家尤今女士,她还欣然为本报读者题词:灿烂的阳光,满盈的诗意;幸福的城市,快乐的市民。

(小标)明年年初推出两本新书

记者:这一次率领10多位华裔作家访问中山,她给您的印象是怎样的?

尤今:中山在海外的名气非常大,对于孙中山先生的事迹,很多华人都是耳熟能详,所以今天能走入以他名字命名的城市,觉得特别特别的兴奋。刚才市领导提到,中山是中国十大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听后更觉得这个城市具有无可抵挡的魅力。中山不但在经济方面做出很好的建设,而且在文化方面也呈现了蓬勃发展的面貌。

记者:能谈一谈明年的写作计划吗?

尤今:明年年初将在北京推出两部新书,第一部是《我的自传》,第二部是关于我和三个孩子一起成长的经历,分别是《我是一条沉默的鱼》和《没有选择的选择》,都是由北京青年出版社出版。

(小标)父母要给孩子种植“文字的树”

记者:座谈会上,许多华裔作家纷纷谈到,现在很少华裔年轻人用中文写作,这样会不会导致华文出现断层呢?

尤今:这个隐忧是绝对存在的,不但是新加坡面临的问题,其它国家也同样面临着。说实在的,其他的新生文化太强了,影视的文化,电脑的文化、网络的文化等等,如何将孩子从这些有色彩的娱乐中拉回到文字的世界呢?我觉得父母具有非常大的责任。父母应该从小就在孩子的心中种植一棵“文字的树”,当这棵“文字的树”随着小孩年龄的增长,成为一棵大榕树后,别人是很难将这棵树的根拔掉。如果父母没有注意到这方面的问题,没有从小就培养孩子对文字的热爱,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就容易迷失到其他的新生文化中。

(小标)文字是永远不会死亡的

记者:在我的印象中,你的作品都是很心平气和,有一种很清新的格调,而现在的网络文化都很浮躁。面对这样的现象,你有什么建议呢?

尤今:正统的文化是不会死亡的,原因在于文字里有一种无可替代的精神力量,这个精神力量就是道德的力量。当读者在文字中吸取到道德养分时,能影响他的人格成长,因此我个人认为,文字永远不会死亡的。

记者:你既写小说、游记,又写散文、小品文,我对小品文的印象非常深刻。作为一个“多面手”,你是怎样多方面顾及,或者又是以哪个体裁为重呢?

尤今:我有一个比较有趣的比喻:我时常感觉到写小品文就如在生活中吃甜品,它是甜的、短的,但是很快就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力量;至于散文,如果有一个世界有一个人物能感动你,而你把他化为散文,那就像是午餐一样,一道简单的面食,却是饱肚的、是营养的;小说就像我们准备的晚餐,需要有汤有菜有米饭等等,写小说就要有很多情节,很多人物,很多事件交叠着发展;而游记,就像到户外吃自助餐,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吃,到一个国家要写什么事件,写什么人物,都是个人的选择。

尤今简介:

尤今,原名谭幼今。著名华裔作家。现居新加坡。尤今酷爱旅游,足迹遍及亚、非、欧、美、澳及北极圈的80多个国家和地区。至今已出版小说、散文、小品、游记、报告文学等135多部图书。其作品风格细腻、真实、真诚、真挚的反映了现实生活里的人,现实生活里的事。主要作品有《沙漠中的小白屋》、《迷失的雨季》、《那一份遥远的情》、《浪漫之旅》《太阳不肯回去》、《尤今小说精编》等。梁羽生先生曾评价其作品:“古人说王维的诗是‘诗中有画,我似乎也可以说尤今的小说是‘小说中有游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