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成都首位“驻城作家”尤今细诉缤纷城事

(2008-04-04)

张曦娜     /   李白娟(摄影)

 

“成都人就像是油菜花,风淡云轻地长满了一地,黄艳艳、亮兮兮,宛若千个万个烂漫的笑靥。别人看着,以为它们无所事事地在享受日光浴,实际上,那热热烈烈地绽放着的黄花,早已不动声色地酝酿了无数可供榨油的角果……”

去年3月,本地知名作家尤今接到来自成都的邀请,分别于冬夏两季,两度在成都逗留5个星期,成为成都首位“驻城作家”。

发出邀请的是《成都日报》编委李若锋,尤今说:“李若锋先生希望我能在成都住一个时期,以作家的触觉,自由自在地看成都,听成都,逛成都,感受成都,思索成都,随心所欲地写成都。”

在那五个星期中,尤今住在成都市中心春熙路的一幢公寓里,每天起床后到楼下买早餐,天天泡在茶馆和成都朋友摆龙门阵,听川剧,吃四川火锅,就像一般成都人一样,天天悠悠闲闲地过活。

除了四处闲逛、游走在成都的大街小巷,尤今也造访了成都的黑熊救护中心,参观金沙遗址博物馆,到龙泉欣赏满山遍野的桃花……

从成都回来后,尤今一篇篇写下她对成都的观感和情感,日前,她特地为成都而写的新作《缤纷城事-尤今读成都》同时在中国与新加坡两地面世,分别由四川人民出版社与玲子传媒出版。

创作上的新突破

  能够担任成都首位“驻城作家”,对尤今而言是一次美好的经验,而能够完成这本《缤纷城事》,则是创作上的一个新突破。她说:“这是新鲜的体验,也是自我教育的方式。”

尤今说:“驻城作家是一个极新的概念,对于创作者来说,是一种新鲜的冲击。一个普通游客要在同一个城市逗留长长的五个星期,是一种全无可能的奢侈,但当驻城作家却允许作家静下心来,长时间慢慢观察,细细思索,好好体验,然后再深深去挖掘那个城市的内涵。”

尤今说,也只有这样,作家能深入地探索造成某种现象的内在原因,作品更为客观,更为全面,也更为深入。她举例说,过去,当她以游客的身份到访成都时,看到了多如过江之鲫的茶馆,她只是把这看成是茶文化兴盛的一种现象,但当了驻城作家之后才发现,这实际上是成都人一种历史悠久的生活方式。

此外,尤今也说:“对于一些游客止步的地方,我也因为是驻城作家而有机会深入一探究竟,例如全世界绝无仅有的‘黑熊拯救中心’,我便是因为驻城作家的身份才能深入了解。”

奇特的城市文化

  尤今说,她过去到成都只能说是走马观花,可这一回的成都五周之旅,使她在游走蓉城间特别爱上成都人悠闲的生活形态,以及成都人包容的性格特质,也使她对这个个性鲜明的城市因了解而益发喜爱。

尤今说:“我以一个新加坡人的眼光和角度来看成都、听成都,这和成都人本身看成都、写成都必然有所差异;而这,对促进两国人民的了解,是有着一定的帮助的。”

在尤今眼里,成都是一个快乐的城市,也是一个奇特的城市。尤今说:“成都既是含蓄内蕴的,又是热情奔放的;它既是自成一格的,又是不拘一格的。”

尤今再举茶馆的例子说,成都茶馆比比皆是,但茶馆对于成都人而言,并不只是外人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它除了是成都人谈天说地,休闲松懈的场所,也是成都人社交、谈公事、接洽生意的地方,而老人家往茶馆去,会友、聊天、看报,感觉真好。”

尤今说,看起来仿佛老是悠悠闲闲地泡茶馆的成都人,事实上生活得十分积极,成都人工作时全力以赴;只不过他们并不好高骛远,而是脚踏实地;但又因为他们懂得享受生活,他们选择边走边看,边看边享受,因而谈公事时,他们不到钢骨水泥的办公室去,而宁可到茶馆谈生意。”

尤今也十分欣赏成都的饮食文化,成都人爱吃、敢吃,又舍得吃;且懂得尝新,这也使餐馆业者不断推陈出新,以迎合成都人敏锐的味蕾。

以“人”为创作主线

  为了能够更客观、全面的了解成都与成都人,尤今在到成都之前,首先向邀请单位列出十几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并让对方协助安排行程。在居留成都期间,她又从当地生活中发现新趣味,发掘出新题材。

《缤纷城事》以“人”作为撰写主线,尤今说:“人物往往就是一个城市的缩影,通过与广大市民的接触,可以很好地了解那个城市的风情与风貌、特征与特色、个性与特性。”

书中第一辑的《都市的传奇》就记述了六个具有传奇色彩的真实故事,《活的传奇》中的彼德,由农村到成都当洗碗工人时,连一个英文字母都不会,然而,他在短短十年便脱胎换骨,既说得一口美国腔英语,还在成都和北京开设了四间西餐馆。《辣椒王子江喃》写一位爱嚼辣椒的美国人,他在短短几年间,能以准确的成都话在电视台主持多项节目,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名人。

尤今也在书中写成都的城市风貌,第二辑的《城市的风貌》,她写了成都的茶馆文化、客家文化、麻将文化与消闲文化,古蜀文物与文化,以及成都的熊猫与黑熊。她参观金沙遗址,对古蜀文化惊叹不已,来到龙泉驿,尤今又对满山遍野的桃花万分惊艳,那是她心目中美丽的成都景色。

第三辑的《璀璨的瑰宝》写成都艺术界一群默默耕耘的艺术工作者,他们为艺术奋斗的动人故事,教尤今感动莫名,例如蜀绣大师郝淑萍、漆器大师杨莉、川剧小演员陈秋锦等,都有着一则动人心弦的故事。

而关于第四辑的《动物的心声》,尤今说:“表面上写的是动物的故事,实际上重点还是人。”

 

《成都日报》李若锋:希望每年请一个作家驻市

(2008-04-04)

 成都驻城作家计划由成都市委宣传部和《成都日报》联合主办。《成都日报》编委李若锋说,“驻城作家”的来由是因为《人民文学》副总编肖复兴向他们讲述了他当年受台北龙应台的邀请,到台湾去做访问作家的经历。当时,李若锋就想到借鉴这样一种方式,因而有了邀请“驻市作家”的想法。

李若锋说:“过去我们请了不少作家来开笔会,笔会的方式也有它的好处,就是可以一次请很多名人,但是短处就在于,时间太短,作家们在一个城市浮光掠影,写出来的东西,难免有旅游者的姿态或者客人的姿态,对一个城市深处的东西,往往难以观察到。”

他说:“我们非常希望每一年邀请一个作家到成都驻市写作,从不同的角度来观察成都这座既古老,又日益变化的城市,以作家的态度和眼光,为这个城市做一个‘编年史’,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和让人兴奋的事情。但是能否实现,要看经费筹措的情况。”

说到邀请新加坡作家“驻城”的原因,李若锋说:“我们开始的时候也考虑过请国内的作家,但是后来邀请了新加坡作家,是基于两种考虑:第一,我们希望一个较为远距离的人来观察成都这座城市和成都人的状态,这样也许可以发现一些我们习以为常,但是又富于价值的点。我们真的担心自己国家的人有‘不识庐山真面目’之虞。第二,新加坡的华语作家和我们没有文字和文化方面的隔阂,既有距离,又没有距离,这是非常理想的。”

尤今气质与成都气质相通

  至于选择尤今做为首位驻城作家,李若锋说:“我自己知道尤今是在上大学时,当时她在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她的著作,很轰动,她还来成都做了宣传,影响很大。再者,我们觉得尤今老师作品当中所透露出来的气质,和成都这座城市的气质有几分相通的地方,是那种不在明处张扬,但是有深厚的底蕴,有对人的关切,有对美好事物的由衷向往的气质,最后尤今老师用了《缤纷城事》这个书名,就把作家尤今的特点和成都城市的特点结合起来了。”

李若锋说:“在成都,尤今发现的一些小人物的心路历程,虽然只是这个城市里面一根很小的神经,但是通过她的观察体悟和表达,可以看到小人物所表现出来的大境界。尤今来成都写了成都的许多人物以后,我们在想,以后如果我们再请作家来,他(她)的写作难度就非常大了,因为,尤今写得太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