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伞记

广州日报

21-08-2017

逃伞记

尤今

  到伦敦旅行那年,正是阴雨绵绵的季节。

到豪华购物中心的雨伞部门去,款式多、花样繁,令人目不暇给。那种镶着花边的长柄雨伞,高贵典雅,可是,有欠实用;那种短短小小搁在方形皮盒内的,玲珑美观,可惜售价不菲。选来选去,竟然无法选到一把符合心意的。

售货员见我犹豫不决,脸泛微笑地指点迷津:

“我们女性呀,都是善忘的,雨伞总是随买随丢;照我看嘛,您就买把经济实用的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

这些年来,不知买了多少把雨伞,也不知丢了多少把了。在新加坡,往往花个三四块钱,便可以买到一把了,所以,丢了也不觉得心痛。有时,明明记得丢在哪儿,居然也懒得回去找。

随买、随丢;再丢、再买,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此刻,从善如流,当机立断地从架子上取了一把最便宜的,白色的伞面上喜气洋洋地绘着多个英国的名胜地,也算有点纪念价值。从购物中心出来,大雨滂沱,正好派上用场。返回旅舍,在阳台上撑开晾干,赫然看到伞柄上的标志写着:“新加坡制造”,哑然失笑,觉得自己真蠢。

次日,携带这把在异国买来的“国货”,去白金汉宫看御兵换班仪式,天气很好,游客多如过江之鲫。为了便于拍照,我随手把雨伞搁在墙角处。

看了换班仪式,又兴致勃勃地赶去看蜡像馆、参观西敏寺。晚上,在泰晤士河畔散步时,我才猛然想起,新买的雨伞又丢失了。

其实,雨伞易被丢失,“善忘”不是主因。

真正的原因是,它价廉,主人心里根本没有它。

或者,更正确地说,雨伞知道自己不被重视,自行逃走了。

人世间的许多感情,不正像雨伞一样吗?失主被骤来的大雨淋成落汤鸡时,方才忆起昔日“雨伞情”。

太迟了。

阅读(1,364), 评论(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