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7月

煎药

《意林》杂志

25-05-2017

煎药

尤今

  喉咙和声带受不明病毒侵袭,屡医不愈,接受劝告,改服中药。

   根据药方,到药铺去抓药。30多种源远流长的药草,互补长短地聚集一处。注水入瓦钵,慢火煎熬。一缕一缕温柔的药香,宛若一只一只温柔的手,从瓦钵里伸出来,抚触病者焦躁的心情。然而,独自煎药的感觉,十分无奈。瓦钵圆而肥,身子瘦而长,双影交叠,无限惆怅在心头。浓药熬成,苦极涩极,灌下喉咙,五脏和情绪,都是黑漆漆的。

   一日,熬药时,一位上海姑娘到访。药香氤氲之际,她忽然说起往年心事:离开上海之后,每有病痛,总会想起母亲在小小的炭炉上煎药的情景。长长一小时,坐在矮矮的木凳上,挨在热热的炭炉旁,不休不歇地扇動着蒲葵扇。炭火在母亲徐徐的扇动下,一明一暗,像是一对一对闪烁生光的眸子;而一缕一缕的药香啊,便是母亲温柔的眼波,那种记忆,刻骨铭心。如今,远走他乡,病痛来袭,只能以成药来解决。成药当然有快速的疗效,但是,药里少了那份温情和爱心,迅速复原的身体里,总恹恹地裹着一颗干瘪皱缩的心。

   实际上,母亲煎的,不是苦药,而是一种以爱铸成的药汤,这种“独家药汤”,永远是世间的万灵药。

   (生如夏花摘自新浪网作者博客)

赢家

广州日报

08-05-2017

赢家

尤今

当许多家庭都为了婆媳问题而闹得鸡犬不宁时,阿卿始终是她婆母掌心里的一颗明珠。

有人向她探问秘诀,她亮出了百试不爽的“醒世格言”:吃暗亏,别在意。

她举例说明。

“我的婆母,自中国南来,节俭成性,家中伙食,多以青菜豆腐为主。闲来无事,喜欢去当义工。有一回,交50元给我,说某个团体要慰劳30名义工,嘱我为她烹煮食物。50元,要煮30个人的食物,难度实在太高了呀!我思前想后,决定拟一则白色的谎言。我上菜市,花了将近200元,煮出了风风光光的一顿餐食,人人吃得心花怒放,赞不绝口,婆母开心极了,逢人便说:嗳,是我媳妇煮的呢!说这话时,连眼睛都会笑。以后,有同样的差事,总交给我做,我呢,也总是依样画葫芦,赔钱为她买快乐。有人说我傻,暗亏吃了一次又一次,居然还乐此不疲。可是,你且想想,我只花了区区一点小钱,便为我的婆母赢得了如潮的赞美和天大的面子,也同时为许多义工带来了快乐和期盼,你且说说看,我吃的究竟是哪门子的亏呢?”

她继续说道:“当你心中有爱,自然就能换取到爱;当你用双手送出快乐的时候,你也会同时接收到快乐。”

吃“暗亏”的阿卿,其实是生活最大的赢家。

痛快淋漓

广州日报

29-06-2017

痛快淋漓

尤今

  认识两名长袖善舞的商人,都嗜烟、嗜酒,晚上也都同样的有着许多饭局和应酬。

   夜以继日地暴饮、暴食,终于,祸从口入。

   甲患上严重的气管炎,乙的胆固醇高得血液几乎流不动了。

   医生严重地警告他们改变饮食方式。

   甲置若罔闻,依然故我,烟照抽、酒照饮、美食照吃。左手药丸、右手烟酒。尽管说话时喉咙咝咝作响好似气管已经支离破碎了,可是,他却毫不在乎地说:“我已经四十多岁了,人生的道路已经走了过半,如果还要戒这戒那,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他选择痛快淋漓的人生,可是,病魔却以更加痛快淋漓的攻势侵袭他的身体。

   乙呢,当机立断,彻底改变饮食习惯,由全荤改为少荤,又由少荤改为素食。

   他神清气爽地说:“以前,我总把素食看成是青菜豆腐的代名词,而把素食者看成是一群人生的苦行僧。然而,现在,进入了素食者的世界,我才知道,过去的观念,是多么的狭隘啊!素食原料极多,豆类菇类菜类谷类,不胜枚举,即使每天三餐吃不同的素菜,一个月内也不会重复同样的食谱。它可简、可繁;可以重油煎炸,也可以无油烹调;可以生吃,也可以熟食,千变万化,说之不尽。有些人,为了某种信仰或是健康的理由而硬生生地强逼自己吃素,每天膳食,就会变成例常公事,嘴里不说,心里却会觉得很苦。可是,当你真正从素食内品尝出那种清甜、清纯、清正的滋味儿之后,你便会发现,人间的美食其实真正地集中在素食里。比如说吧,我今天早上刚刚吃了一碗由五种不同谷类合煮而成的粥,每种谷类,都具有自己独特的滋味儿,那种情形,宛若以舌头聆听一阙美妙无比的交响曲,各种乐器在同时演奏的当儿,努力汇成一种动人心弦的大和谐,要多享受,就有多享受!荤食者常常以为自己站在阳光灿烂的地方而同情素食者的立足处阴暗潮湿,殊不知素食者的世界同样是璀璨多彩的!”

  和甲一样,乙原本也以“暴饮暴食”来诠释人生的“痛快淋漓”,然而,当他发现这种人生让他“痛而不快”时,便理智地做了另外一种选择,以健康之躯,继续享受痛快淋漓的人生。

  甲呢,在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的威胁下,却依然“痛快淋漓”地享受各式油淋淋的美食,才过半百,便“痛快淋漓”地“回归老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