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2月

漏 斗

广州日报

21-02-2017

漏 斗

尤今

        有读者写信给信箱的主持人,问:“结婚时山盟海誓的人后来为什么会离婚?”主持人幽默地回答:“有些人的爱 就像漏斗,时间一长, 就漏光了。”

      读毕莞尔。

     婚前的爱情, 经得起挥霍,有意或无意浪费了一桩谈不拢的恋情,丘比特总会慷慨地射出另一支“爱之箭”, 在这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情况下,爱情于是呈现着斑斓多彩的缤纷面貌。

     然而, 婚书一签, 便是一则永远的承诺。

     许多童话式的婚礼落实为婚姻生活后, 之所以会变得支离破碎、溃不成军, 原因只有一个:不珍惜。就在这种漫不经心的疏忽或是毫不惜缘的淡漠里, 爱的蜜汁, 便源源地从漏斗中流了出去。

      实例嘛,由皇室到民间,比比皆是。

     经营婚后的感情,其实应该像炮制蒸馏咖啡一样;上好的咖啡粉,犹如双方婚前长期交往而共同酝酿出来的爱,这爱,在婚后以精密的蒸馏器一蒸,便散发出像醪糟一样的香气,两位浮沉于岁月之海的老伴儿,共同饮它一辈子,无怨无悔。

放手

广州日报

21-02-2017

漏 斗

尤今

有读者写信给信箱的主持人,问:“结婚时山盟海誓的人后来为什么会离婚?”主持人幽默地回答:“有些人的爱 就像漏斗,时间一长, 就漏光了。”

读毕莞尔。

婚前的爱情, 经得起挥霍,有意或无意浪费了一桩谈不拢的恋情,丘比特总会慷慨地射出另一支“爱之箭”, 在这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情况下,爱情于是呈现着斑斓多彩的缤纷面貌。

然而, 婚书一签, 便是一则永远的承诺。

许多童话式的婚礼落实为婚姻生活后, 之所以会变得支离破碎、溃不成军, 原因只有一个:不珍惜。就在这种漫不经心的疏忽或是毫不惜缘的淡漠里, 爱的蜜汁, 便源源地从漏斗中流了出去。

实例嘛,由皇室到民间,比比皆是。

经营婚后的感情,其实应该像炮制蒸馏咖啡一样;上好的咖啡粉,犹如双方婚前长期交往而共同酝酿出来的爱,这爱,在婚后以精密的蒸馏器一蒸,便散发出像醪糟一样的香气,两位浮沉于岁月之海的老伴儿,共同饮它一辈子,无怨无悔。

食髓知味

《读者》

2016年第12期

食髓知味

尤今

  尼泊尔一名颇具经验的猎虎专家艾默特里,告诉了我一个有趣而又恐怖的事实:一般活动于丛林中的老虎,喜欢捕食肉质丰厚的动物,如斑马、水牛、鹿,等等。它们对人类兴趣不大,狭路相逢时,只要人类不主动采取攻势或是惊慌奔逃而引起误会,老虎通常是不会扑而噬之的。然而,奇怪的是,一旦老虎噬过人肉之后,却会乐此不疲,见人就吃。像这类“食髓知味”的老虎,是危险性最高的。鉴于此,尼泊尔的野生动物园如果发生老虎噬人的意外事件,有关当局一定会派人去把那只老虎生擒回来,放到动物园,关进铁笼子里,以保安全。

      我好奇地反问:“尼泊尔国家野生动物园里有七八十只老虎,你又如何辨识哪只老虎曾噬过人肉?”

     艾默特里答道:“曾噬人肉的老虎,一旦嗅到人气,看人的眼神和走路的动作都会起明显的变化。有经验的猎虎者一看便知,一见到便立刻发射麻醉针,百发百中。”

       瞧啊,叱咤林中的老虎之所以会沦为可怜兮兮的“笼中客”,全因为那眼神、动作在无意中出卖了它。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林冬冬摘自新浪网作者的博客)

【英文译著(传记)出版】

2017-02-08 09-49-31 D E GAF   B

 【英文译著(传记)出版】

“A Life In Words”

八方文化创作室为我出版的《文字就是生命》(16万字)一书,已由美国诗人白雪丽(Shelly Bryant) 翻译成英文,并由 Epigram Books 出版了。书名译为“A Life In Words”。编辑是 美国人 Jason Erik Lundberg。
中国北京青年出版社于2009年出版此书,书名改为《我是一尾沉默的鱼》,全书长达 22万字。此书于2010年荣获中国“第一届中山文艺奖”。

本书后记如下:

《文字就是生命》后 记

尤今

写 这 部 书 时 , 我 已 进 入 了“ 宠 辱 不 惊 ” 的 哀 乐 中 年 , 正 处 于 “ 闲 看 庭 前 花 开 花 落 , 去 留 无 意 , 漫 随 天 外 云 卷 云 舒 ” 的 心 境 中 。
年 轻 时 曾 经 有 过 的 许 多 梦 想 和 理 想 , 都 像 斑 斓 的 彩 蝶 一 样 , 渐 飞 渐 远 渐 无 痕 。
尽 管 把 万 事 万 物 都 淡 淡 淡 淡 地 看 成 过 眼 云 烟 , 可 是 , 我 却 清 清 楚 楚 地 知 道 , 心 中 有 一 份 爱 , 至 死 不 渝 。
我 爱 的 , 是 文 字 。
最 初 与 它 邂 逅 时 , 它 那 极 具 艺 术 美 的 线 条 、 它 那 宛 若 立 体 图 画 的 构 造 , 使 “ 略 识 之 无 ” 的 我 如 痴 如 醉 , 一 头 栽 进 它 的 怀 抱 里 , 一 生 一 世 难 以 自 拔 。
少 不 更 事 时 ,涵 泳 于 文 字 的 世 界 , 觉 得 它 像 池 塘 , 清 澈 美 丽 、 清 凉 沁 心 ; 年 事 稍 长 , 发 现 文 字 已 转 化 为 一 口 深 不 可 测 的 井 , 里 面 有 掏 之 不 尽 的 千 年 宝 藏 ; 真 正 成 长 之 后 , 才 彻 底 了 解 , 文 字 其 实 是 海 , 它 浩 瀚 无 边 、 讳 莫 如 深 , 任 何 人 在 它 面 前 都 渺 小 如 蚁 。
文 字 , 同 时 又 具 有 魔 术 般 的 神 奇 魅 力 。它 玲 珑 剔 透 ,精 致 美 丽 , 每 颗 字 都 有 着 蠕 蠕 而 动 的 生 命 力 , 强 劲 有 力 地 支 配 着 他 人 的 七 情 六 欲 , 喜 怒 哀 乐 。
我 把 文 字 当 瑰 宝 , 像 个 守 财 奴 般 珍 藏 着 它 , 它 在 我 心 中 、 在 我 脑 中 ; 在 我 血 管 里 、 在 我 灵 魂 内 。 我 每 时 每 刻 都 听 到 它 对 我 发 出 持 续 性 的 呼 唤 , 而 我 , 以 千 百 倍 的 温 柔 回 应 它 。
我 接 触 它 、 感 受 它 、读 它 、 写 它 ,一 年 3 6 5 天 都 与 它 痴 缠 不 休 。
文 字 , 它 并 不 是 我 生 命 的 一 部 份 。
不 是 的 。
因 为 啊 , 它 是 我 生 命 的 全 部 !
这 一 部 书 , 不 是 一 部 人 物 传 记 。
它 是 一 部 爱 情 故 事 。
写 的 , 是 我 与 文 字 “ 剪 不 断 、 理 还 乱 ” 的 爱 情 。
衷 心 感 谢 世 界 科 技 出 版 集 团 创 办 人 潘 国 驹 教 授 和 中 文 部 经 理 梁 文 宁 小 姐 , 别 具 慧 心 而 又 别 开 生 面 地 为 我 策 划 与 出 版 了 《 文 字 , 就 是 生 命 》 ( 尤 今 文 学 之 路 )这 部 书 , 让 我 有 机 会 向 广 大 的 读 者 倾 诉 与 文 字 千 丝 万 缕 的 恋 情。